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独家丨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不妨从打破监管瓶颈发力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30日 点击:

当前,随着我国经济增长速度逐步放缓,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企业生存备受挑战。小微企业无论是在融资渠道、融资成本还是信贷支持方面,都存在劣势,具体可以概括为“两高、两门、两难”,即成本高、赋税高、玻璃门、弹簧门、融资难和用工难。其中,小微企业“成本高、融资难”问题最为突出。


笔者分析,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银行信贷资源分配不平衡


银行出于对信贷资金的安全考虑,将信贷重点放在资产规模大、盈利能力强、偿债有保证的大型国有大中型企业及其他大型民营企业,各家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产品门槛较高,很多小微企业在成立年限、持续盈利能力、资产负债率、信用记录等方面达不到银行的准入标准。因此,银行对小微企业不够重视,信贷条件设置偏高,同时金融机构创新不足、产品单一,缺乏适合小微企业的信贷产品。

 

获取银行信贷资金的难度较大,导致部分小微企业只能将非正式金融机构作为补充企业流动资金的主要方式和渠道。目前高利贷、套路贷和民间借贷如此活跃,这与国有商业银行信贷资源分配不公平有着直接关系,也是导致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主要原因。


二、证券市场门槛过高


目前,小微企业的股权融资仍处在初级探索阶段,符合股权融资要求的小微企业数量较少,并且上市融资时间长、费用高、程序多、控制严,导致绝大多数小微企业难以依靠资本市场融资。同时,我国债券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发行债券条件严格,符合发行中小企业债、集合债等债券的项目也是少之又少。


三、融资担保服务平台不健全


我国担保行业起步较晚,信用担保体系还不完善,担保基金的数量和种类难以适应和满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担保机构的信用增级功能和担保放大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导致金融机构、小微企业担保机构在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没有较好地融合在一起。

 

同时,由于小微企业自身风险系数较高,符合担保条件的大企业轻易不愿为小微企业提供担保,很多小企业的评级达不到担保资格,无法获得担保。例如,有的小微企业即使有房产,可能是小产权房或没有房产证、土地证的资产,是不符合银行要求的抵押品。


四、小微企业发展的自身特点


部分小微企业的管理基础相对薄弱,产权过度集中,董事会构成不够规范,可能直接影响到重大问题的决策。还有些小微企业董事形同虚设,监事地位不高,很难以发挥监督作用。同时,小微企业法人内部治理机构、管理经验缺乏,管理水平低下,财会制度落后,缺乏审计部门认可的财务报表,加大了银行的审查力度和难度。


五、支持政策力度不够


长期以来,我国监管部门对小微企业的政策监管较为严厉,忽略了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和支持,尤其是在政策引导、资金支持、利率优惠方面的力度不够,没有为小微企业搭建更好更多的平台。最为典型的就是对小贷公司的监管措施,存在较重的限制色彩。


例如,监管新规“141号文”和“56号文”都要求遵守最高人民法院对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对小贷公司借款给小微企业设定了严格的利率上限,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小微企业的资金来源渠道。


640.jpg

在实际情况中,小微企业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的比例较高,其信贷风险及损失准备金率也很大。如果不考虑小微企业(借款人)风险等级,不区分自然人与法人等诸多本质不同,简单按照民间借贷去管理小贷公司的利率,意味着小贷公司将无法继续为小微客户提供信贷服务,许多小微企业(借款人)将因此失去他们的信贷来源。


又如,23号文明确设定了杠杆率,这将间接影响小微企业的融资额。按照23号文规定,小贷公司最多只能从两家银行融入资本净额50%的资金,杠杆率为1.5倍。但这一杠杆率,使得大多数小贷公司不可能与国有银行发生融资关系,导致小贷公司融资规模偏小。过低的融资杠杆率会限制小贷公司服务客户的数量和规模,直接影响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进而限制了实体经济发展。这显然与解决实体经济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初衷不符。


再如,23号文规定了小贷公司只能在单个县/城市开展业务,使得小贷公司规模扩张上受到一定限制,也进一步限制了邻近地区小微企业获得资金的渠道和可能。为此,笔者提出三项主要建议如下:


一、适度调高融资杠杆率,保障信贷利率水平合理


国际上,小贷公司通常可获准10倍的融资杠杆比例,国内非银行的消费信贷公司也获准10倍的融资杠杆,农村信用社、融资担保公司杠杆率远远高于小贷公司,例如国有保险公司、国有担保公司的杠杆率都在10倍,甚至更高一些。因此,建议适当调高国内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比例。

 

笔者认为,小贷公司是持有“牌照”的非存款类贷款机构,其性质完全不同于民间借贷的民事放贷主体,应属于金融机构。对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按照民间借贷去管理并不合理,限制了小微企业获得更多资金的可能,也限制了对小微企业的发展的有力资金支持。所以说,对合规持牌小贷机构调高融资杠杆率既符合中国国情,又与国际惯例一致,更能够让小贷公司、小微企业双双重获新生。


二、坚持贷款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方向,为小微企业提供更加合理、及时的“次级贷”服务。


笔者建议,适度提高融资杠杆率,实行市场定价和风险定价,确保贷款机构的利息收入能覆盖其包括信贷损失在内的成本,并满足小微企业及时获得一定的合理资金需求,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三、建议允许跨区经营小贷公司,为小微企业提供更多信贷服务。


目前,我国实际上仍有成千上万的小微企业急需贷款资金,但区域限制已成为小微企业获得充足资金的一大瓶颈。从实际情况看,国内虽然有小额信贷金融服务机构实现跨区域经营的的成功先例,比如,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全国连锁模式,集中产品研发和流程设计控制,在总部设有集中的IT系统监管部门的监管,对各地区分支机构实行集中管理和本土化管理相结合。但相比全国4万多家小微企业,跨地区经营的小贷公司数量仍相对较少。


为此,笔者建议在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普惠金融的前提下,对于资本实力充足、依法合规经营、信用记录良好、风控制度完善、具有比较成熟经营管理经验的小贷公司,适当允许跨区域经营,为邻近地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最大程度上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总之,如果上述建议能够得到适当落实,不仅可以使小贷行业在过去十年的成功基础上得到进一步发展壮大,共同形成有效供给的金融信贷微循环体系,也能够着力解决小微企业强烈的融资需求与金融业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对实体经济、小微企业提供可持续的信贷支持。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