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独家丨“央妈”和“财爸”隔空喊话引发的理性思考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6日 点击:

近日,围绕如何防范重大风险及应对当前经济发展遇到的瓶颈问题,央行和财政部一些官员、学者就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进行了一番“隔空喊话”,双方观点针锋相对,引发广泛关注。 “央妈”和“财爸”之间,这一场罕见的隔空互怼会引发怎样的思考?今天,我们不妨听一听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顾雷博士的声音。


长期以来,央行与财政部就国民经济发展问题一直存在不同的看法。最近,各自观点的不同再次升级为笔墨之争,焦点就是7月13日《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和7月16日《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两篇文章,开启了 “央妈”和“财爸”的隔空互怼模式。随后,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和媒体加入讨论,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这是好现象,有讨论,才会有明辨;有明辨,才能出真理。当今世界,大国的中央银行和财政部门之间也存在治国理财观点的充分交流和讨论。例如,美国的联邦储备银行和财政部也经常发生争论。但在我国,央行和财政部的大讨论并不多见。


“央妈”和“财爸”之间,到底为了什么起了“争执”?

果真就只剩下无休止的争执吗?


简单说,“央妈”从财政赤字率收窄角度认为财政政策并不积极,因为这两年财政收入的增长远远超过GDP的增长,更是超过居民收入的增长,无法解释降税减费之后财政收入反而一直增长的原因。[1]这说明当前财政推出的减税降费措施效果不够明显,特别是在整顿地方政府债务乱象方面,财政更不能推卸责任,应该着力避免财政风险金融化。


而“财爸”则反驳说,当今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央行借口防范经济下滑而要求地方政府实施兜底的行为,对不该担保或救助的隐形债务提供金融保护。即便是在地方政府债务乱象中,也常能看到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参与的身影,所以,央行对地方债务问题并不是没有一点关系。


图片.jpg


造成今天的互怼局面,是双方共同作用使然,不是单纯的财政或金融问题。央行和财政都是相互联通的,不能简单分割,责任不完全在“财爸”、“央妈”一方身上。举个例子,资产价格泡沫(脱实向虚)不仅是央行货币超发的问题,也是实体经济回报率低的表现,而实体经济回报率低的主要原因是税负过重。由此看来,能简单的归咎于央行或财政一方的责任吗?显然不能。


近年来,财政部持续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管控,而央行的金融监管也在积极推进。这种双重紧缩行为,直接导致了金融机构对实体融资剧烈收缩。例如,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累计同比少增2.05万亿元,而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承兑汇票加总计算的表外融资量则在上半年累计同比少增约3.9万亿元。虽然央行通过降准或者是发MLF来释放流动性,但是由于金融整体是去杠杆的,释放的流动性并不足以对冲去杠杆带来的资金面的压力,整体资金面还是偏紧的。由此,国民经济下行压力不断上升,企业财务状况逐渐恶化,金融信用风险大范围频发,财政压力由此骤然上升,地方政府不得不快速发行地方债券以挽救地方企业和县域经济,与此同时也产生了大量债券兑付风险。例如,2018年上半年债券市场违约主体债券违约规模达到122亿元,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由此可见,如果两部门没有相互配合协同,而是一味按照自己的逻辑行事,就会对整个国民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再如,今年上半年以前,央行广义货币(M2)动辄以12%的速度递增,虽然货币政策宽松能带来一定效果,但不能解决微观主体的风险偏好问题。也就是说,央行即使放松货币政策,没有财政政策的配合和支持,资金也只能堆积在银行间市场,难以有效流入实体经济和地方企业,同时被认为是推升资产泡沫的主因,引发诸多质疑之声。而如果央行采取货币紧缩政策,严格控制流动性,也会导致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更加严重。[2]于是,货币政策束手无策之时,整个社会经济自然而然就会求助于财政政策。但问题是,如果采用宽松的财政政策,放松对地方政府债务管控,会导致不良债务剧烈上升,金融机构坏账大量攀升,增加地方政府违规融资的风险,败坏财政纪律。而如果财政加强财政管控,控制债务过严,不仅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放缓,也会直接影响地方经济的发展。


111.jpg


由此可见,央行和财政只有通力合作才能成功,两者配合的切合点就是结构性扩张。否则,财政部门和金融部门均难辞其咎。亦如有学者指出:不管是防范地方债问题可能引发的风险,还是面对当前经济发展遇到的其他问题,财政和货币政策都不应互相推诿,需要配合寻求解决之道。[3]


互怼不是目的,合作才是目标


在财政政策方面,未来财政部门应进行“大规模减税”,提升财政预算透明度,让老百姓都能第一时间看懂国家财政预算开支情况,并通过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有限制地发行债券支持养老、医疗、生态旅游、信息消费和重点基建工程项目,以有助于根治地方政府“乱花钱”问题。以地方债问题为例,财政方面应该“堵后门、开前门”,坚决遏制违法违规举债,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渠道,在坚持去杠杆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适当进行债务展期。否则,一味推行减税降费的财政政策,最后受益的只是国有大型企业,中小微企业因税收征管加强的对冲受惠不甚明显,财政补贴的目的并没有真正达到。


在货币政策方面,央行不能单纯收紧货币政策,减少市场货币流动性资源,那样并不能有效遏制房地产泡沫,反而会加剧大量正在需要资金支持的新兴企业的融资困难,导致实体经济回报率长期低迷不振,银行再次关注房地产融资模式。事实证明,这种模式更多地是牺牲中小微企业和老百姓利益,与中央的“共同富裕”目标显然就是南辕北辙的。所以,央行不能单纯倚靠收紧货币政策来“去杠杆”,要有针对性地祛除老旧国企、僵尸国企的货币杠杆,而对互联网领域的创新资金不能简单去掉,更应该通过定向降准,用银行表内资金支持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既要避免财政风险金融机构货币化,也要防止金融风险地方债务化,这才是应有之举。

222.jpg


[1]杨德龙:《央行和财政部“互怼”说明有没有协调好的地方》,摘自《新浪财经》,2018720日。

[2]从中国人民银行2018年7月13日发布的数据看:2018年6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创下历史新低,这也可以很好解释目前企业现金紧张的最直接原因。

[3]参见:《社论:财政、货币政策重在配合与聚焦》,摘自《第一财经日报》,2018年7月19日。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