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数链空间/品牌联盟 大讲堂 | 万物开源:投资者也将成为交易所的建设者

发布日期:2021年09月13日 点击:

大讲堂-司法存证一键仲裁-天金所.jpg


区块链存证专栏


如果说登记存证,实现的效果是底层资产上链,那么,在交易所层面,其实这只是一级市场,相当于“发行”。基于区块链存证的交易所想要真正形成商业闭环,二级市场不可或缺。

在国际上,金融资产从发行到交易,全交易流程上链并不新鲜。以2018年8月发行的Bond-I(全称Blockchain Offered New Debt Instrument,即通过区块链运营的新债务工具)为例。这支债券的发起、簿记建档、配售、登记和结算以及债券持有和付息兑付等操作,全都建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实现了效率、透明度和安全性的提升。次年5月,Bond-I从一级市场的发行迈向了二级市场的交易,成功启动了区块链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


bondi.png


通过智能合约的设计,Bond-I实现了自动投标、簿记建档和配售。获得授权的投资者可实时了解自己的投标信息和最新价格变化,更快完成价格发现。这个过程中,投标记录被忠实记载,不可篡改,可供日后审计。这一项目的成功说明了债券类资产是非常适合植入到区块链和智能合约当中的。而且,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Bond-I的投资者和发行人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价格透明度和信息的实时可见性。而且,对于监管来说,这是一个实时接入的、持续不断、不可篡改的数据来源,既无需中介机构的审计报告,又可以直接对接监管科技平台(如监管AI),还可以全流程存证,提供给司法机关或仲裁机构用于定纷止争。

另一类可以明显从区块链应用中获利的交易品种,是资产支持证券(ABS)和近似于ABS的收益分享合约。二者本质上是将不易盘活(或需要风险隔离)的应收账款摆上货架交易。但是这类底层资产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例如,周期长,涉及机构众多,效率低,投资者和机构间信息不对称,过程不透明,安全性低,等等。以基于供应链的应收账款业务交易过程,一个产品从签订合同到登记发售,需要历经核心企业、融资企业、中间机构、征信机构、交易机构、登记结算机构等等环节。核心企业发布采购申请,然后融资企业接收订单,生成合同协议;核心企业确认融资企业履行完毕后,融资企业基于应收账款,由中间机构代为发行收益权分享合约。最终在登记结算机构登记产品,流程全部完成之后,投资者才能在交易场所认购投资产品。

bondisumm.png

利用区块链技术,将能够在以下两个方面全面提升这类产品的可交易性:一方面,底层资产信息上链,投资者更易判断。应收账款的底层资产合同签署文件以及融资申请、机构征信等数据,循环购买、集合发行等设置,都可以在各个节点实时上链。投资者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底层资产的情况——很多时候,作判断的投资者甚至可以只是一套程序或算法。它们对于资金是否闭环归集、破产隔离是否充分、优先劣后分级是否安全,可能比最优秀的交易员更为胜任。另一方面,以智能合约实现底层资金归集,避免资产管理人道德风险。资产管理人通常也是原始权益人。因此,如何确保收益充分、完整、及时地进入投资人账户,是所有ABS产品安全性的关键。利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在归集这个节点上设置智能合约,从而使资金归集更安全,风险提示更及时。当然,在交易的过程中,监管机构也会通过接入的节点,实时获得数据推送与风险预警。所有的交易指令也会被留存作为公安、司法和仲裁证据使用。

bondi2.png

未来,也许我们可以期待,数字化对于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影响,将不再只是打造某个交易所底层基础设施。甚至,它有可能将金融资产交易所变成一个SaaS、PaaS甚至IaaS的平台。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用登记存证(和司法确权)开发出各类资产;利用开源的交易设计平台,部署和运行专属于某类品种的交易程序(比如T+N、可否做市、是否允许做空);有些具备公信力的用户,甚至可以自行开设多元化的纠纷解决中心,利用电子证据区块链存证报告,组织调解庭、仲裁庭(收取一定的调解费和仲裁费)。到那个时候,也许交易所离着真正的自洽和自律,就不会太远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8/08/23/world-bank-prices-first-global-blockchain-bond-raising-a110-million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