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天金读书会 | 中国金融体系面临的四大灰犀牛—— 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07日 点击:

1617774100083087196.jpg

灰犀牛和黑天鹅,是金融市场的一对孪生兄弟。相较于黑天鹅的难以预测,灰犀牛是一种可预测、有迹可循的大概率危机事件。纽约国际政策研究所所长、世界经济论坛青年领袖、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渥克撰写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通过大量生动有趣的宏观和微观案例,分析了灰犀牛的特点、人们对经济社会生活中灰犀牛的认知模式和应对模式,为政策制定者、企业家和学者阐释和应对危机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米歇尔•渥克认为,人们对于灰犀牛的认识,通常会经历五个阶段:否认阶段、拒绝行动和得过且过阶段、判断性阶段、惊恐阶段、应对行动或崩溃阶段。日常生活中,灰犀牛可谓是无处不在,如开车时打电话、聊天、饮酒,都极大地增大了发生事故的概率,但是因为以往在这些情景下的“安全”驾驶经历,导致我们极大地忽略了这种概率,在内心甚至将这一概率降为零。

1617774125392055624.jpeg

为什么灰犀牛事件容易被忽略,米歇尔•渥克认为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是对低概率事件的低估心理。低概率事情,如果长期没有发生,人们会低估其发生概率;一旦发生,人们便会高估其发生概率。在人们的认知中,概率并不是数学中那种恒定的、可计算的,是随着我们发生的事情而极大波动的。第二是自我保护机制。每个人都有很多的心理倾向,比如厌恶失败、厌恶损失、固执己见等,这些心理倾向在很多时候会阻止我们看清真相,也会阻碍我们客观地评价对错。第三年是不作为。正是因为对概率事件不正确的认知和自我保护机制,在面对灰犀牛时,人们会选择采取拖延战术即不作为,不作为的成本是机会成本。换言之,在同一时期人们的“本可以”可达到的最大效果即是机会成本。

如何应对灰犀牛,米歇尔•渥克认为唯一能够做的是自我觉醒。具体做法可以有:一是增加赌注,提前让人意识到灰犀牛的危险,提高恐慌指数;二是设置红线,做好预案,把灰犀牛可能的危险提前预演,模拟灰犀牛事件的危险性;三是扭转思维,充分利用人性的趋利避害特点,把灰犀牛事件转化为可能存在的机会;四是早做决定,增加选择余地,应对灰犀牛事件,成功率很受时机的影响,越早行动成功几率越大;五是远期行动计划,只有着眼于更远的未来才是减少灰犀牛总量的唯一方法。 

以上是米歇尔•渥克《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的主要内容,该书中文版已由中信出版集团于2017年2月出版。

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近几年讨论最多的是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中的灰犀牛问题。2020年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撰文《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指出,“房地产是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这一观点也表明,房地产金融风险尽管风险巨大,但不是我国金融体系的唯一灰犀牛。整体来看,当前或未来较长一段时期,我国金融体系面临了以下四个方面可以预见的灰犀牛风险。

首先还是房地产市场的金融风险。郭树清主席的文章认为,房地产与金融业深度关联。上世纪以来,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机中,100多次与房地产有关。2008年次贷危机前,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超过当年GDP的32%。目前,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即便是如此的风险,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一些城市出现了房价快速上涨、泡沫放大的势头。主要房地产企业的高负债问题,也引起了监管部门高度关注并为主要房企划定了三条红线: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监管部门主动应对化解房地产市场的灰犀牛问题政策倾向明显。

第二是影子银行的风险。2020年1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中国影子银行报告》。报告认为,截至2019年末,我国广义影子银行规模降至85万亿元,较2017年初100万亿元的历史峰值缩减近15万亿元。全球金融稳定委员会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影子银行规模是5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大约是18万亿美元,中国12万亿美元,中美两国是30万亿美元,占全球57.7%。尽管近几年资管新规等监管手段控制了影子银行的增速,但是各类金融机构规避监管、创新的冲动非常强烈,房地产企业、地方政府通过影子银行融资的需求也非常大。金融机构内部通过影子银行实现资金空转、抬高整个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冲动非常强,这是监管部门一直担忧并努力拆除的可预见的灰犀牛风险。

第三是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当前,地方政府显性债务大约在30万亿左右,隐性的各类机构的估算基准数据是55万亿,加起来85万亿。隐性债务大部分是不合规的,非标准化的债务,其中又以三四线城市的市区县级平台风险最大。这些已经众所周知、且可预见的风险一旦爆发,必然会造成这些城市信用生态的崩溃,全国的财政压力也将剧增。

最后是新冠疫情和国际经济大衰退背景下的新兴市场金融危机。2020年全球经济衰退幅度将创历史新高,各国财政货币政策空间已到极限,巴西总统已宣布巴西政府破产。因此,未来1-2年,新兴市场国家爆发财政、债务或货币危机等金融危机将是大概率灰犀牛事件,巴西、南非等新兴大国率先引爆危机的可能性较大,这必然会反过来对中国金融体系造成较大的冲击。政策当局应未雨绸缪,制定新兴市场金融危机的应对方案。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