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天金读书会 | 区块链下一站:资产数字化,脱媒无止境 ——评《区块链与资产证券化》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19日 点击:

1613714015966003169.jpeg

| 本文作者: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发展研究院

区块链不能把假的变成真的,只能让真假更难篡改,更好分辨。眼下,这一技术还暂时只能在鉴真的环节中发挥所长。然而,在可见的未来,资产数字化的趋势已不可挡。基于区块链技术,资产的交易与合约的履行,正在真正成为“自我运行”的数字运算。或许能大胆假设:基于区块链的资产证券化再发展下去,或将甩掉证券的外壳,真正迈向资产数字化的时代。


1613714080680021932.jpg

姚前博士在《区块链与资产证券化》一书中说的更为精彩:“经济学上有句名言:货币是造在实物经济上的一层面纱。套用这句话,我们可以说,任何的金融工具,如货币、证券等均是罩在底层资产上的一层面纱。以证券为例,它本身就是为了让底层资产流动起来而人为创造的符号表征。股票是股东权益的证券化,债券是债权的证券化,电子黄金是黄金的证券化,抵押贷款证券(MBS)是银行信贷的证券化……证券的意义在于为资产创造了流动性,但有了资产数字化,传统证券的涵义可能就会有新的变化。因为资产数字化后,天然就有了流动性,就无须证券这一层薄纱,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证券属性认定了,相应的监管体制也随之消解。”读懂这句话就会明白,前述的趋势很可能在加速到来。

旧家宅里的新寓言

我们或许可以说,姚前博士和林华博士的这本《区块链与资产证券化》,是在旧家宅里讲的一个新寓言。这个寓言的讲述者,比任何人都了解以下三个关键点:


第一,大家对区块链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参差不齐。和其他数字技术一样,区块链发展虽然迅速,但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群中,发展阶段远不相同。在有些人那里,区块链还是一个新名词;在有些人那里,还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屠龙之术”。人们并不从内心相信这种技术会在资产从他证向自证方面、从合法性建构的根基上带来根本的改变。

第二,区块链带来的变革,可能会让一部分人痛苦。上百年来,金融一直是“catch me if you can”的游戏。总是需要监管方颁发牌照,需要监管认可的第三方提供证明,不断叠加着“给理发师理发的理发师”,最终的合法性、正当性总是来自于国家权力。然而区块链带来的资产数字化,很可能从根本上实现脱媒和自治。而这会让许多职业变得十分鸡肋,也会让许多知识失去价值。比如,姚前博士在书中举了两个有趣的点:一是机构准入的牌照管理,将转变为用户准入的权限管理——因此,几乎没有了审核权存在的空间;二是事前的业务许可,将可能为智能合约的监管所取代——因此,每个智能合约都将成为一种新型的自金融业态,这对监管干预的能力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让前端许可变得毫无意义。

第三,区块链一定会被优先用于“更符合人性”的场景。比如比特币、ICO、洗钱等。正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举的那个牧羊人的例子,他一旦拥有了隐身戒指,最想做的一定是“为非作歹而不被惩罚”以及“拥有源源不断的不劳而获的财富”。这就是人性,也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原始动力。因此,区块链最优先的应用场景,很可能不是那么高尚,甚至给一些为非作恶者提供了工具。当然,这也给了反对者以打压的正当理由。

事实上,这三个看似不该是问题的问题,正在现实中阻碍着区块链在金融资产交易中的应用。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本书借了ABS这样的产品场景,来试着退后一步,说服读者,区块链是一种备选工具,它带来的改进是可控的。可以做到“抱起孩子”、“泼掉脏水”。这种理性的态度,我们或许就可以称其为智慧。

为什么从债券类资产开始

这种智慧的表现之一,是寻找区块链与证券发行及交易之间的契合点。比如,“数字债券”。世界银行每年发行500亿至600亿美元债券,用于新兴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债券发行过程中,资本市场中介机构和代理商流程繁复,占用了大量的资金和时间成本。因此,世界银行提出,区块链“有可能简化众多债务资本市场中介机构和代理商之间的流程”,以提高运营效率,便于监管监督。于是有了Bond-I。

2018年8月10日,第一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网络的区块链债券Bond-I(全称Blockchain Offered New Debt Instrument,即通过区块链运营的新债务工具)由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和世界银行共同发行。当时全球机构投资者均对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次年5月,世界银行表示,Bond-I从一级市场的发行迈向了二级市场的交易,成功启动了区块链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

1613714215282015725.jpeg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

这一债券的特色在于它的全生命周期进程都在一个全球性的区块链上运行。包括债券发起、簿记建档、配售、登记和结算以及债券持有和付息兑付等操作,实现了效率、透明度和安全性的提升。通过智能合约的设计,Bond-I实现了自动投标、簿记建档和配售。获得授权的投资者可实时了解自己的投标信息和最新价格变化,更快完成价格发现。

这个过程中,投标记录被忠实记载,不可篡改,可供日后审计。效率和透明度的提高也降低了风险,因为区块链可以为所有各方提供一个值得信任的账本,无论一级还是二级市场,最终参与方之间能无缝共享账本,从而降低风险,提升效率。最终,通过上述流程,bond-I项目筹集了1.1亿澳元的资金,远超目标。

这一项目再次印证了区块链在改善债券发行流程方面的巨大潜力:首先是分布式账本极大地提高了数据准确性。债券类资产是非常适合植入到区块链和智能合约当中的,因为债券在发行和流通过程中的数据准确性要求与区块链的技术优势有很好的契合。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bond-I平台提供了一个单一的、可验证的、且持续的信息来源,无需参与机构的手动对账。

其次,自动化智能合约提升了效率。智能合约的预设规则和自动化执行机制能简化债务市场中介机构和代理商之间的流程,这有助于简化甚至取消一部分融资和交易环节,提高运营效率。同时,自动电子对账也能减少单个机构内部的流程管理和文件存储费用。这对于参与机构复杂、流程标准化水平相对较低的债券市场而言,具有特别明显的系统效率提升作用。

第三,透明度和安全性的大幅提升。Bond-I平台极大的提高了投资者和发行人的价格透明度和信息的实时可见性。其基于单一账本的报告机制对于监管机构的统一、穿透式监管也具有很好的应用价值。另外,共享账本也有利于应对网络威胁,减少数据损失可能性。

最后,这是一次金融脱媒的有力尝试。对于投资人而言,区块链平台还能让投资人直接、安全地持有资产,一定程度上不再需要托管银行,并降低支付给中介机构的成本。

1613714363850058508.png

世界竞争:在标准与规则制定占得先手

2019年5月,世界银行在一份新闻稿中证实,它们已成功启用区块链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借助道明证券作为做市商,通过启用区块链上记录的二级债券交易,Bond-I平台增加了额外的功能,成为首个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同时支持一级发行和二级交易的债券。

1613714306626035265.png

世界银行(World Bank)


值得一提的是,其在支付环节使用了传统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系统(SWIFT),而非代币支付,从而对于传统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更为温和友好。用世界银行副行长Arunma Oteh的话说,“二级交易是朝着使资本市场利用分布式分类账技术实现更快,更高效,更安全的交易迈出的一大步。”他补充说,“它说明了我们所有合作伙伴(包括投资者)的创新和承诺,我们能够共同实现这一目标。”

如何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形成金融资产交易的共识机制,并不是某个国家自己的难题。从世界银行在数字债券方面的尝试,到美国SEC对STO的认可,到印度利用区块链技术建设不良资产平台的例子(参见:天金同文馆 | 基于区块链的不良资产交易所 ——印度如何用区块链提升金融效率),可以看到,各国都在积极利用区块链技术提升金融资产的可交易性。无论是在一级市场打通数据孤岛,加快共识达成速度,还是在二级市场提供更有效的询报价、更友好的清结算机制,抑或在交易完成后进行全生命周期的持续监管与智能审计,都离不开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深度挖潜。


《区块链与资产证券化》一书中,还更多地介绍了日本允许以数字资产进行支付的立法、纳斯达克区块链证券发行与交易系统LinQ、莫斯科证券交易所数字资产交易平台D3ledger、德交所Blockbaster计划和STO平台Daura……很显然,基于区块链的资产数字化如何开展,既是各国国内市场共同面对的课题,也是各国未来在金融交易中心、金融服务中心的世界级竞技场。谁能利用数字化技术更快更好重新梳理和构建金融资产交易的全过程,为金融资产的发行和交易提供高效、智能、安全的核心系统,谁就能在迫近的竞争中占得先手,赢得标准与规则的制定权,和纠纷解决机制的解释权,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这个意义上,回过头来看这部《区块链与资产证券化》,会发现这本书的有价值之处,在于它不仅写给市场,还写给监管(描述了各国对资产数字化的监管新举措与监管科技方面的区块链应用);不仅基于国内ABS实践,还立足于各国场景(介绍数字货币、STO在各国的落地);不仅着眼于政策,还着眼于场景应用(大篇幅地介绍各类智能合约的执行引擎和监管干预,甚至写了大量的代码说明内置虚拟机的机制);不仅写给当下,更多的是写给未来(眼下被公权力认可并发行的资产的电子化,并不是真正的数字资产;真正的数字资产,应该是原生的、包含全量信息的、以数字形式展现和流转的资产;它们像证券一样可流通可交易,却不依赖于任何的证券形态存在)。

说句实话吧,这个未来,实际上已经到来,不论现在准备好了没有。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