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专业的声音 | 关于收益权转让的可行性分析

发布日期:2021年01月14日 点击:

1610606824014086122.jpg

本文作者: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栾奕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因此“收益权”不是创设的权利,但是把收益权作为一种权利进行转让是金融行业实务操作中对收益权的创新。对于“收益权”的概念法律法规没有明确释义,但在司法解释和行政监管文件中出现了对各类收益权的相关表述,可以看出司法和行政监管层面对收益权这一资产类型的认可,可作为收益权资产进行转让的依据。

本文旨在论述收益权现状还原广义的收益权本来面目,论述收益权转让与现行监管禁止的“还本付息”类资产管产品的区别,以及对收益权作为资产进行转让进行可行性分析。

一、“收益权”的现状

(一)法律与行政规范层面认可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七条规定:以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或者公路渡口等不动产收益权出质的,按照担保法第七十五条第四项“依法可以质押的其他权利” 的规定处理,由此在司法层面明确“收益权”的存在。

国务院层面多次在重要文件中使用“收益权”概念。例如 2000 年 12 月《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国发【2000】33 号)第二条第四款要求:“扩大以基础设施项目收费权或收益权为质押发放贷款的范围”;2014   年《国务院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国发【2014】28 号)第七条要求“研究将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有关试点政策向东北地区推广,鼓励在科技成果处置权、收益权、股权激励等方面探索试验”;2015 年《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国发【2015】32 号)第十条规定:“依法合规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专利许可费收益权证券化、专利保险等服务常态化、规模化发展,支持知识产权金融发展”。以上可见政府层面对收益权这一资产形式的认可。

(二)金融行业监管认可依据

2013 年银监会 8 号文《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把非标债权定义为“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以上监管文件对收益权进行认可并把收益权资产纳入非标业务范围。

2014 年证监会《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第三条规定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包括不动产收益权。

2016 年银监会《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银监办发【2016】82 号)首次对“信贷资产收益权”做出规定,认可了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合规性。

2018 年 4 月由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第十条规定私募产品的投资范围可包含未上市企业股权收益权。

以上为金融行业行政监管层面对收益权相关业务要求,是行政监管部门对收益权这一资产类型的认可;在金融市场业务中已对“收益权”进行广泛应用,从另一层面说明收益权作为资产的可交易性。

二、收益权的定义和分类

基于上述法律法规和监管文件对收益权的表述及业务实践,笔者对收益权的定义进行了提炼:收益权是获得基于基础资产产生的金钱收益的权利。收益权产生于基础资产,基础资产类型是其最重要的分类依据。笔者归纳整理了非标业务中常见的收益权类型包括:

1. 物权收益权

此类收益权以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收费权为代表,指向不动产或者动产未来的收益。

2. 金融资产收益权

此类收益权包括金融机构开展信贷(贷款)业务所获得的金融债权,交易标的是金融债权的预期收益权而非债权本身,包括因贷款、保理、融资租赁等活动产生的预期收益。此类收益权还包括信托受益权,依照《信托法》四十八条规定:“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可以依法转让和继承,但信托文件有限制性的规定除外。”

3. 股权收益权

此类收益权以公司股权作为基础资产,指向公司股东未来的投资收益。

4. 其他类收益权

三、收益权的法律性质

笔者通过《担保法司法解释》及中国人民银行于 2019 年 5 月 7 日发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的解读和金融市场上收益权转让的实际操作案例分析,总结出收益权存在以下法律性质:

(一)分为可独立转让的收益权和不可独立转让的收益权

二者的区别在于收益权受让人是否有权向基础资产原始债务人发起付款请求权。

1. 可独立转让的收益权

中国人民银行于 2019 年 5 月 7 日发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所称应收账款是指“权利人因提供一定的货 物、服务或设施而获得的要求义务人付款的权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请求权, 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但不包括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而产生的付款请 求权,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转让的付款请求权。”

该办法第二条明确应收账款包括下列权利:

(一)销售、出租产生的债权,包括销售货物,供应水、电、气、暖,知识产权的许可使用,出租动产或不动产等;

(二)提供医疗、教育、旅游等服务或劳务产生的债权;

(三)能源、交通运输、水利、环境保护、市政工程等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收益权;

(四)提供贷款或其他信用活动产生的债权;

(五)其他以合同为基础的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债权。

从以上管理办理中可得出,第一,应收账款的范围纳入了收益权资产类型;第二,应收账款与收益权都是因获得的要求义务人付款的权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请求权,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所以收益权可作为应收账款独立转让。基础资产债权人向债务人发送收益权转让的通知后,收益权受让人可向基础资产债务人发起付款请求权。

2. 不可独立转让的收益权

实际业务操作中会出现以下情况:因为当事人的合意、基础资产的法律限制或者其他各种原因,无法赋予收益权“受让人”直接向基础资产收益付款义务人请求支付的权利。受让人行使其“收益权”,仍需向出让人主张。这种情况下,受让人获得的所谓收益权,实际仅是出让人向其承诺的合同之债,不能约束第三人。(1)

同时,由于许多收益的产生具有不确定性,上述交易可以理解为附生效条件的合同:即当或有收益产生时,出让人有向受让人支付收益的义 务。该种情况主要因为交易双方意思自治,明确收益权出让人是行使收益权的主体,受让人只能向出让人行使付款请求权。

(二)分为有确定收益的收益权和收益不确定的收益权

收益权的收益是否确定是由基础资产的回款来源确定的,在资产市场以不确定的收益权作为底层资产发行金融产品的案例并不鲜见,例如公共设施或股权收益权等。一般金融机构会通过历史收益测算、通过增信措施(例如抵质 押、差额补足等)增加金融产品资金退出流动性。

(三)收益权与应收账款的关系

通过《担保法》、《担保法司法解释》、《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等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对应收账款、收益权概念的解释和规定可以看出,收益权与应收账款都可以作为质权 ,都是对基础资产形成的未来现金收益的付款请求权或者金钱债权,所以笔者认为在权利体现形式上二者是相同的,都是金钱债权。对于上文论述的可独立转让的收益权,其可视为应收账款进行转让、质押,参照《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进行登记。 

四、收益权转让与债权转让的区别

收益权转让与债权转让两者主要区别在于:

1.债权的转让会导致原债权人退出债的关系,由新债权人继承债权,而收益权转让,基础资产主体权利义务保留。(2)2.收益权只是获得基于基础资产产生收益的权利,体现于金钱之债,转 让收益权只是转让获得现金收益的权利,但是出让人连带的其他抵押权、质权等权利并不一同转移。


按照《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六十六号)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债权。债权是因合同、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规定,权利人请求特定义务人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 为确保债权的实现,在债权的基础上可以设立抵押权、质押权、留置权等其他权利。随着债权转移上述从权利会一并转移至受让人。

五、收益权转让与“还本付息”资管产品的区别

“还本付息”非法律名词,原始的“还本付息”概念可参考《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

但是在金融行业衍生为向投资者承诺“保本保收益”或者带有保本保收益意思表达的条款的资管产品类型,显然与现行的监管政策相违背。且“还本付息”资管产品更多是基于资管产品融资方与投资者基于合同形成的债权债务,类似借贷注重信用而非底层资产本身。

从行政监管层面, 2018 年 4 月由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中多次提到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要打破刚性兑付,不得出现资管产品的发行方、管理人代偿或者委托其他机构代偿的行为。

“还本付息”的资管产品脱离了资金与资产匹配性,资金脱实向虚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加剧了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递,所以是国家金融监管所禁止的资产管理行为。

收益权的概念和法律监管的认可如上文所述。收益权是有物权法规定属于所有权的一项权利,作为资产进行转让已得到法律和行政监管层面认可,所以收益权转让与还本付息资管产品在资产性质、资金还款来源上有本质不同。

六、收益权转让的风险点和风控建议

(一)追索权不完整 

因为收益权转让不涉及基础资产转让,所以基础资产债权人所拥有的质 权、抵押权等不能一同转移至收益权受让人,如基础资产不能实现收益,那么收益权受让人权益无法实现。

(二)破产隔离难以实现

因为收益权转让并不转让基础资产,所以当收益权转让方被资产清算其拥有的债权也被算作清算范围内,收益权受让分的收益难以被保障。

风控措施建议:

1. 通过对基础资产历史收益情况进行测算,对收益情况进行预估;

2. 收益权出让人进行抵押担保等形式保障受让人的权益。

七、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进行收益权转让的可行性

《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清整联办〔2017〕31 号)》附件《地方交易场所主要违规交易模式特征、违规问题及整治措施》规定:“三、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整治措施严格按照国发〔2011〕38 号、国办发〔2012〕37 号文件有关规定,要求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停止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后发售给投资者,只能将权益进行整体转让。”

从上文规定得出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可将权益进行一对一转让,收益权作为一项权益,在地方金融资产进行一对一转让。根据清整联办 2018 [2]号文及证监会清整办 2019[35]号通知函对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业务的规定,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可开展的业务包括“地方金融监管领域的金融产品交易等业务”。

2019  年 7 月 1 日,天津市人民政府颁布《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本条例所称地方金融组织,是指本市行政区域内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国家授权本市监督管理的开展金融业务活动的组织。根据上述论证,笔者认为地方金融组织的各类资产的收益权可在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进行转让。


(1)引自“华夏资本联盟”公众号“一文看懂非标业务中的收益权”。

(2)引自《中国金融领域收益权的立法研究》,作者:顾长河 2019 年。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