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天金同文馆 | IMF货币政策专家:数字货币实践也需要公私合作

发布日期:2020年11月12日 点击:

1605160842121051972.jpg

2020年10月8日,广东省深圳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消息称,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结合本地促消费政策,深圳市人民政府近期联合人民银行开展了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数字货币具有有限匿名、无手续费、安全性高、无需联网的优势,它能够在许多应用场景中为现有支付体系提供更强的冗余性,实现“支付即结算”。数字货币的上述特点让它成为了全球各大央行探索经济金融体系数字化的重要工具。

1605259172642013484.jpeg

IMF货币政策专家:数字货币实践也需要公私合作


概要

本文系IMF货币政策专家Tobias Adrian在2020年7月22日的“建设央行数字货币:竞相实现”会议上的发言。本次会议是由R3(R3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区块链创业公司,由其发起的R3区块链联盟,吸引了42家巨头银行的参与,它还推出了Corda,一款负有盛名分布式账本平台,其借鉴了区块链的部分特性,但它在本质上又不同于区块链,并非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这种平台,其面向的是银行间或银行与其商业用户之间的操作场景)组织的。

与会代表还包括Sopnendu Mohanty——新加坡货币管理局首席金融科技官,Nino Landerer——瑞士国家银行银行活动分析副总裁,Raphael Auer——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与数字经济部首席经济学家。他用自己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独到视野,为我们深入浅出地比对了货币数字化路径间的异同。

Tobias Adrian提出,对于数字货币的实现,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利用这种十分高效的项目组织机制,能够结合公营和私营部门各自的优势,取长补短,实现全社会范围的双赢。文章多处提到的公私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虽然与国内常用语境的PPP有所不同,但仍然值得我们关注和学习。PPP模式不仅在基建领域有所贡献,未来在公共事务、科创研发领域中的应用前景,也值得我们持续研究和探索。

天金所发展研究院对演讲全文进行了精译,供各方参考。


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做这个主旨演讲。我很高兴来到这里,但我也有点不自在,就像大多数公务员如果在我的位置上会有的感觉一样。或者说,就像大多数游客踏上异国他乡时的感觉一样。

这是一个由私营部门举办的会议,与会者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参与者,就私营部门的话题讲私营部门的语言。而我在这里,和你们中的一小部分人一样,代表着"另一方",也就是公营部门。

我首先要明确指出,我所表达的观点是我个人的观点,而不一定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其执行董事会的观点。此外,我的观点或我的参与都不应被视为对R3或今天在座的任何公司的认可。

那么我为什么要来呢?为了弥合分歧,为了相互了解。我在这里是想问我们是否可以合作,以及以何种程度合作。我认为我们可以合作,但我们双方都必须要走出我们的舒适区。

公私合作在纸面上看起来不错。但如果我们认真对待它们,各大央行行长和监管者须将我们的关注点转移到市场设计和竞争性、公司准入准出、反垄断和商业模式的可行性上。我们必须学会对改变更灵活更包容。而创新者们必须了解安全、韧性、稳定性和政策目标。这些可能会限制你的产品,可能延长开发时间,但它们都是必要的。

我将重点介绍为央行提供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Partnership)项目。这些PPP项目的目标是保持各自的比较优势:让私营部门与客户对接并进行创新,让公共部门进行监管、监督并最终建立信任。监管的明确性和一致性对于鼓励创新有多重要,我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注意,即使是在提供货币方面,公私合作也并非新事物。比如说,现金一直是由中央银行设计的,但却是由作为私营部门的商业银行来进行分配。而我们使用的大部分货币都是以商业银行存款形式存在的,它们是私营部门创造的一种私人负债,并在很大程度上通过私有结算中心进行结算,同时,所有这些交易都是在在中央银行的严格监督下进行的。

那么,在提供CBDC方面,公私合作会是怎样的呢?有两种模式脱颖而出。

第一种模式是 “合成CBDC”(或简称 "sCBDC")。去年夏天我与Tommaso Mancini-Griffoli的论文中介绍了这种模式。而包括中国人民银行(PBOC)在内的多家央行都在探索的第二种模式,则是 “两级CBDC”。这两种模式的讨论越来越多,而最初的 “全能型 CBDC”概念,即央行是唯一的服务开发商,也仍然是一种选择,这取决于各国的情况。

两种合作模式根据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边界设定不同而有所不同。两种模式都认为与客户互动方面的服务,包括客户尽职调查,钱包设计和货币分发,应留给私营部门,而央行则将负责规则和监督。

但是,在建设CBDC的公私合作模式中,哪一方应该负责发行货币和进行结算交易?

“两级CBDC”模式主张货币发行和结算交易只能由中央银行负责;“合成CBDC”模式,则向私营部门敞开大门。这种模式下,以国内货币单位计价的数字货币可由私有部门发行,同时完全由中央银行储备支持。中央银行将向这些运营商发放许可证,并对其进行仔细监督。此外,法律将确保以中央银行储备金的形式存在的用户资金不受运营商破产的影响。

因此,这两种模式都提供了一种流动性特别强的安全支付工具。

最大的区别在于货币本身的多样性和创新程度。在“两级CBDC”模式中,央行挑选一种技术,并按需要进行升级。这种模式加强了被选中的技术的创新,因为货币被嵌入了数字应用并产生了新的资产。比如说,运用智能合约,来实现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债券和货币的即时交易。

相反“合成CBDC”模式鼓励私营部门主导的更基本的创新。私营公司会通过竞争来产生对用户最友好的货币形式和最高效的清算平台。考虑到技术变革的速度,以及许多中央银行在提供零售服务方面的经验有限,这种动态的创新模式是非常宝贵的。

如果技术进步的速度缓慢,那么运营的模式不变化也不要紧。比如说老式暗房摄影,我们都知道它们能拍出最好的电影。当技术已经定型,一台好的相机可以保存多年。可是,当数码摄影问世时,那感觉就像激流勇进一样。随着传感器技术的快速发展,即使是最好的胶卷相机也很快就被淘汰了。而相机的品种丰富程度也随着相机在不同维度的创新而爆炸性增长。在这种环境下,要让公共部门挑选出最成功的技术路线是很难的,很可能成本很高,而且随着私营部门的不断创新,这种技术路线还可能被直接淘汰。

即便如此,在支付领域,创新和实验也不能以不稳定为代价。中央银行必须监督货币提供者的安全和稳健,以及操作弹性--以及确保金融完整性、金融稳定性和客户资金安全。

这些都是挑战,但这些挑战的细微差别是众所周知的。这意味着需要再评估新技术的操作风险,但中央银行对此类调整也早已轻车熟路。同时,中央银行也将面临与私营企业合作所特有的新挑战。我将指出三个具体的挑战。

首先是币种的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这是“合成CBDC”所特有的。互操作性对用户来说很重要,这样持有不同币种的用户才可以互相支付。对于市场竞争性也很重要,这样新公司就可以进入该领域并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随着“合成CBDC”的起步,企业会通过提升互通性来建立他们的用户群,并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开发者社区。然而,互操作性是时间高度敏感的。一旦一个“合成CBDC”提供商达到规模,它就会试图通过限制互操作性来培养自己的开发者和用户生态系统。因此,央行需要引入新标准,并可能需要和私营企业建立某种联合。

第二个挑战,市场竞争性,与上一个挑战相关,同时也涉及到“合成CBDC”。数字货币的市场竞争力不应当被货币捆绑的数字和社交媒体平台所影响,否则会导致竞争的不公平,因为互联网平台强大的网络效应将传导至绑定的数字货币。因此,央行必须与反垄断部门合作,加强监管,将规则嵌入“合成CBDC”牌照中,并对运营商进行监督。

第三个挑战是确保支付系统的稳定性--即商业模式抵御宏观经济冲击的韧性,包括政策周期。中央银行将不得不评估商业计划的可行性,以及央行政策设计对企业底线的影响。例如,“合成CBDC”运营商必须对严重的经济衰退和伴随而来的低利率有足够的韧性。即使有运营商退出,市场也必须足够多样化,以便其他运营商接替。

考虑到我的时间有限,这些想法仅仅是涉及复杂问题的表面,但你明白我的意思。央行越是接受公私合作,就越是偏离舒适区,就越需要关注创新空间、商业模式可行性、市场设计、竞争性和反垄断。考虑到公私合作的潜在社会效益,根据各国的情况,这可能是一个值得应对的挑战。

无论我们采取什么路线,我们都将面临技术和支付方面的变化。这无疑是一个机会,让公共和私营部门更好地了解对方,并探索更高效和有效的合作方式——不仅是在国内,而且是跨越国界。我很高兴参加这次讨论。愿这是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坚固桥梁的开始。谢谢大家。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天金所)成立于2010年5月,是根据财政部相关批复精神,经天津市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我国第一家金融资产交易机构,以“直接融资  信用天下”为使命,持续建设金融资产交易生态体系。股东为蚂蚁金服、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等。


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

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天金登)是国务院推进天津滨海新区金融改革创新重要战略部署的成果,是我国金融市场建设与发展必备的市场化基础性工程。天金登是为我国金融市场提供专业化、规范化登记托管结算第三方服务的领跑者,致力于通过数字化技术的持续研发和应用,成为创新驱动与审慎经营并重的国际化金融市场基础服务供应商,为交易保驾护航,让交易环境更简单。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