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专业的声音 | 浅析数字信用与信任机制重构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09日 点击:

25eeb5aa1e9bada95b1a402bfe5d0ffb.jpg

本文作者: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郑杰


信用是现代社会建立的基础,在某种意义上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转的重要保证。早期的信用是基于贸易目的得以逐步发展的,从历史经验来看,良好的社会信用体系和信任机制能有效促进资源配置,提高交易效率。信用是信任的基础,信任机制的建立往往与信用问题一脉相承。比较西方现代社会信任机制,大都是制度化、契约化的间接性信任机制,不论是制度论,卢曼的系统信任理论,吉登斯的符号及专家系统等均体现了间接信任基础。而我国传统的信任机制大都是基于“熟人社会”的直接性信任,带有比较强的人格化特征。当前,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探索构建即符合我国实际情况又符合数字化时代特征的信任机制,已成为一项重要课题。

 

在金融领域,数字技术大力推动了金融业的数字化变革,其中最直接的一个体现即数字信用。数字信用,在当前国内市场中并不陌生,如支付宝芝麻信用的应用已经是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和花呗场景的结合,下雨天向附近的酒店借伞等,就是基于数字信用的使用场景。随着通信科技的高速发展,未来社会所有主体的言行都将成为数字信用的信息源,为数字信用赋值。

 

在金融数字化进程中,使用最广泛的即通过技术手段发现信用、挖掘信用,通过大数据扩大信用数字化范畴。当前各大机构都在加大研究通过区块链技术建立数字信任,主要原因在于实现数字信用的价值变现,核心要义即在于信任机制的重构。卢曼认为:“在任何情况下,信任都是一种社会关系,社会关系本身从属于特殊的规则系统。信任在互动框架中产生,互动既受心理影响,也受社会系统影响。”他认为信任既关乎个体选择,也关乎宏观环境。因此,这一改变必然是体系化的、复杂的结构性改变,就如同洛伦兹的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

 

跨领域、跨文化、跨国际、虚拟与现实的交流与协作已经逐渐成为新常态。在这一背景下,金融科技创新正在重构金融信任机制,大数据的海量汇聚和高效归集,信用数据的深度挖掘和价值发现,结合人工智能,使得数据产权资产化和数字资产市场化定价有了可实现的基础。科技对金融的变革性影响将很快从金融要素方面深入到具体的金融功能。下一级段,对数字资产进行合理定价,为参与主体设计占优信任机制,进而建立系统性的数字化金融信任机制,重构金融交互方式都将成为这一变革进程中的重要领域。

 

对在金融资产信用领域深耕多年的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来说,早已在该版块进行了布局,目前天金所已在金融资产数字化,产业数字化供应链、数字化权益存证、司法存证等方面推出多项前沿性成果。基于金融数字化的数字信用创新,天金所一直在不断思考并投入大力研发,以期通过信用生态共建信任,基于信用创造更多的价值。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