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天金所再担创新重任 运用金融科技推进仲裁智能化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06日 点击:

近日,“金融科技与仲裁高峰论坛暨中国金融商事争议解决年度观察(2019)发布会”成功举办,天金所、天金登与仲裁机构、金融机构相关专家进行了深入研讨,致力于推进建立数字化存证链,通过金融科技的创新推进仲裁的智能化。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顾雷博士、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副总裁李可书博士就金融科技对仲裁的影响、作用和未来发展趋势专门撰文进行深度解读。


作者简介

1578280941569097915.jpeg


顾雷,法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高级经济师,现任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国际破产协会中国破产重整联盟副会长,北京大学普惠金融与法律监管研究基地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员、硕士生导师。近年来主要研究互联网金融、破产重组、普惠金融监管以及证券市场违规犯罪问题。


1578281077041079861.png

李可书,法律博士,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现任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副总裁,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法律专家库专家,中国法理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法学会法治文化研究会理事,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企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主建国会朝阳区经济专委会秘书长,中国民主建国会朝阳区法制专委会委员,天津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不久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见》通知,鼓励积极发展互联网仲裁,使仲裁依靠金融科技,达适应互联网等新经济新业态发展需要的目标。因此,如何建立网络化的仲裁案件管理系统以及与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等平台对接的仲裁机构,如何建立具有高效便捷、低成本、一裁终局等制度优势的网络仲裁体系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



传统仲裁行业面临的几大挑战


随着以网络借贷纠纷、网络购物纠纷为代表的标的较小、争议简单、类型固定的纠纷案件大量涌现,传统诉讼、仲裁已无法满足市场新动态引发的新需求。加之网络交易的虚拟性,导致无法认证借贷双方的资信状况,更容易产生欺诈和欠款不还的违约纠纷,网络借贷甚至还容易成为“坏账”、“非法集资”的工具。因此,探索智能化仲裁,实现线上线下协同发展成为一项关键议题。


一、实现金融仲裁专业性的途径过于单一。目前我国仲裁专业,依靠于仲裁院的金融素养,但是,仅仅依靠仲裁员的金融素养而形成的专业性是不够的。


二、仲裁规则与金融行业的跨界、多样性特点不匹配,无法满足更加细化的要求。既不能满足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专业多样化的要求,也无法完全体现出金融行业纠纷的解决手段多样化特点。


三、仲裁规则较为简单和陈旧。按照传统金融运作模式设计的仲裁规则,不能够适应互联网金融市场,也不能够针对千变万化的互联网金融纠纷,对症下药。


四、仲裁规则有待完善,仲裁效率更有待提高。目前的仲裁案件数量对传统仲裁体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这也是判断仲裁能否及时解决金融纠纷的一个关键指标。


五、仲裁程序收费较为昂贵。传统仲裁涉及的人员、程序都较多,因此,总体仲裁费用比较昂贵,但依靠金融科技可以通过线上仲裁,节约成本,降低仲裁费用。



金融科技对仲裁的智能化价值


一、更契合金融纠纷解决的需求


首先,金融科技可以使仲裁更加高效。所需时间仅为普通仲裁的1/3,大大减少了当事人在仲裁过程中的时间成本。而且在费用上,金融科技可以大大降低仲裁的收费标准,与传统仲裁相比,可以减少2/3费用,网络仲裁可做到跨地域解决纠纷,当事人不用再汇集到同一个地方,有利于解决网络借贷的人员分布广泛的问题,也为当事人节省路费成本,从而节省当事人的仲裁成本,减少巨大的催收团队的开支。


其次,金融科技可以远程触达,让更为专业的仲裁员参加,聘请资深的法律从业人员、金融从业人员参与仲裁,提升金融纠纷解决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二、有效提高仲裁程序的信息透明度和效率


除了利用互联网通讯技术进行文件、信息的传递外,金融科技还可以利用前沿技术,主动采集包括双方当事人信息、合同主要条款信息、履行情况信息在内的各种信息,智能生成仲裁申请书、证据材料清单等文件,协助当事人进行仲裁活动,减少人工参与环节,提升效率,满足当事人对仲裁服务便利性和信息化的需求,对仲裁程序的透明性和信息传递的同步性也有极大的提高。


金融科技还能分享其他仲裁机构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平台的经验,为仲裁员、当事人及代理人、仲裁机构工作人员提供全方位的信息化支撑,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等网络技术,做到案件批量受理批量裁决。例如,可以由人工智能完成案件受理审查、分配案号、发送受理通知书、组庭并发送通知、归档与结案等自动化操作,为提高仲裁工作效率、提升仲裁服务体验、支持仲裁研究工作方法创新等方面所作出努力和尝试。对于标的较小且高度类型化的案件,仲裁员甚至可以无需开庭审理,通过系统的机械“智能”与仲裁员的办案经验的相结合,以书面审理的方式直接作出仲裁裁决书。


三、精准分析仲裁案件、当事人以及相关证据


金融科技正在为分析、价值创造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打开大门。在已经出现的新的商业模式下,利用从各电子商务平台收集的数据,诸如支付宝、财付通、eBay、 Jumia、 Amazon等,通过数字平台汇总和分析数据再提供有针对性的背景分析,从大数据中“挖掘”真实数据,进一步分析仲裁案件、当事人和相关联系人或组织机构,提高对仲裁结论的准确性,并作出基于数据驱动的决策。[1]例如,上海地区的监管部门就要求平台的《借款合同》需进行第三方电子合同存证,相应的电子合同只要通过一定的技术处理(如电子商务认证授权机构(CA)认证、时间戳等),即相当于文件原件,基于网络的便捷性在各平台之间迅速传输,并可作为正当化证据被仲裁委采用。[2]


金融科技对仲裁的挑战


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合作进行的2018年互联网安全和关注度调查显示:互联网日益关切仲裁智能化的发展,关心比例从30%上升到60%以上。但是,智能化仲裁的建立必须满足以下几方面要求:1. 数据海量化,一批案件通常是几千上万件的规模。2. 证据电子化,大部分的交易流程在网上进行,合同、支付凭证等均为电子证据。3. 同一类型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案件呈现出仲裁请求、仲裁证据组成、处理方式同质性、类型化的特点,并需要特别增配数码实物展示台、监控摄影仪、台式电脑、高速扫描仪、光碟刻录和可视化视听设备等,实现了证据同步展示、庭审笔录同步显示、智能语音监控、同步录音录像实时留存等功能。


因此,智能化仲裁并不是无条件的就可以实现的,更不是完美无缺的。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数字化,通信网络、工业系统和公共基础设施与互联网相连接,使得它们容易受到黑客攻击、身份盗窃或其他个人和金融信息盗窃、甚至名誉损害,特别是通过网络仲裁或者智能仲裁申请,包括P2P网络借贷纠纷、消费金融纠纷、供应链金融纠纷、融资租赁纠纷、债权转让合同纠纷、网络借贷中介服务纠纷、互联网银行借贷纠纷等案件仲裁,使用智能化仲裁存在以下几方面隐患:


首先,由于智能仲裁本质仍然是程序员人为设定的代码,其操作执行仍属线性,仅是对代码的执行,无法基于独立的思考处理各类新问题。这就对智能仲裁能够处理的案件范围提出了高度类型化的要求。


其次,由于实践操作中每个案子均可能有预料之外的特殊情况,一旦发生设定程序之外的情形,仍需人工介入以确保案件操作的准确性。因此,我们认为智能仲裁仍然是被动的“智能”,而非主动的“智能”。


再次,智能仲裁的“智能”程度受到所能采集到的信息的限制。以民间借贷纠纷为例,如通过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的形式转款,则是否可从第三方支付机构处获取款项的流转信息对智能仲裁的成败颇为关键。如果能够获取该部分信息,则仲裁员无需开庭,通过审核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的上述信息便能作出裁决。而如果无法获取该部分信息,则当事人需要至银行拉取相应的银行流水并将原件交由仲裁庭,如另一方当事人对银行流水的真实性存在疑问,要求核对原件,则仲裁委将不得不将智能仲裁转为传统的线下仲裁。


最后,由于智能仲裁有案件高度类型化要求,且主要信息通过互联网等技术获取,导致智能仲裁目前能够处理的案件局限于部分互联网纠纷,比如互联网小额借贷纠纷、互联网购物纠纷等。仲裁的外延性不够,对有些范围的案件不能有效仲裁。


总之,智能化仲裁的智能之处,在于无需人工介入便可自动完成仲裁活动的多个环节,且通过大数据、智能分析等功能协助仲裁员更高效、更准确地作出仲裁裁决。未来的互金行业将会是全面线上办案互联互通,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将民间信用体系用合法的高新技术全面推向社会。因此,智能化仲裁将逐渐成为传统金融机构、互金平台解决线上业务纠纷和争议的必然选择,不仅延伸了仲裁庭功能,而且有更好提高仲裁效率、规范庭审活动、促进仲裁公开等方面的作用,有力提升了仲裁工作的公信力,开启了智能化仲裁新模式。

 




[1]  作为一种服务,AmazonWeb有了以云为基础的服务,数据收集和分析变得更加廉价,可以出售或出租在数据驱动经济中运行所需的基础设施或软件,帮助仲裁庭能够租赁基于云的按用量付费数据服务,而不是购买昂贵的硬件和软件系统,以及雇佣内部数据分析师。这成为大数据时代的一种金融科技分享模式的体现。

[2]范书华:《网络平台贷款程序性风险与管理方式——适用新型网络仲裁的优势》,摘自《腾讯网》,2019年12月21日。


延伸阅读



天金所、天金登区块链技术品牌——“天空链(Space Chain)”

包括根源信息链、司法存证链和生态信用链。“天空链”可实现将合同和关键信息推送到存证平台进行数据固化,提供符合司法认证的数字证据材料,同时利用区块链共建生态“黑名单”、“灰名单”等机制,实现生态信用数据共享,提高各主体风险识别能力,有助于净化金融资产交易生态环境。

二维码.jpg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