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天金所首席经济学家顾雷受邀参加第三届京津冀经济与金融创新发展论坛并作主题演讲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13日 点击:

11月10日,由河北经贸大学主办的第三届京津冀经济与金融创新发展论坛在石家庄举行,来自金融机构、监管部门、高等院校等领域的逾50名代表参加了这次研讨,共同对京津冀经济发展和金融创新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顾雷博士受邀参加此次论坛并发表了题为“科技金融助力京津冀创新与协同发展”的主题发言。


WechatIMG3700_meitu_2.jpg

图: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顾雷


顾雷博士在演讲中对科技金融(Fintech)概念的兴起和特点进行了全面的介绍,他认为传统金融机构可借助金融科技公司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占领市场并实现转型。为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顾雷博士提议建立三地统一的科技金融服务新平台,便利京津冀三地的金融资产交易。同时,顾雷博士着重指出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作为全国首家金融资产交易机构,历经九年发展,在服务实体经济和科技金融创新等领域拥有良好实践,愿意为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及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助力。


WechatIMG3699_meitu_1.jpg

图:论坛现场


以下为演讲全文:


科技金融助力京津冀创新与协同发展

——在“第三届京津冀经济与金融创新发展论坛”的主题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能参加“第三届京津冀经济与金融创新发展论坛”,为京津冀金融发展献言献计。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科技金融助力京津冀创新与协同发展》,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什么是科技金融。

 

科技金融是Fintech的合成概念,是金融(Finance)和技术(Technology)的组合词,描述的是金融业务与新兴科技(主要包括: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的组合发展,核心是指利用新兴的互联网信息科技改造和创新金融产品和业务模式。

 

我国金融界比较认可的是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FSB,2016)将Fintech定义为“技术带动的金融创新”,是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服务供给产生重大影响的新商业模式、新技术应用、新业务流程、新产品服务等。这一定义得到了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2017)的认同。

 

目前,我国31个省市自治区都开展了科技金融为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有数据显示:我国开展科技金融业务共有250万家机构,全国超过80%的省份已建立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或类似机构,全国各地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汇集各类科技金融机构4000余家,累计服务企业超过2.4万家,通过平台服务,使企业获得银行信贷超过2700亿元,武汉、天津、成都等开发了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数据库。北京、上海、江苏、浙江、陕西等省市还创新开展了科技企业信用体系建设等。

 

2017年,我国科技金融的市场总量将近10万亿元,到2020年全国金融科技的市场总量将超过15万亿元。这说明科技金融在我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发展前景美好,方兴未艾。具体表现出以下几方面特色:

 

一、更快实现数据线上化


传统金融机构借助金融科技公司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占领市场,并快速实现银行业态的转型。例如,科技金融帮助小贷公司实现数据线上化,实现数据全部线上化,开创了著名的“310模式”,即3分钟在线申请、1秒钟到账,0人工干预的贷款流程。3年服务800万家个人经营者和小微企业,户均低于10万元。

 

二、金融服务实时化


科技金融主要依靠计算机处理系统,操作流程完全标准化,客户不需要排队等候,业务处理速度更快,用户体验更好。例如,“阿里小贷”依托电商积累的信用数据库,经过数据挖掘和分析,引入风险分析和资信调查模型,商户从申请贷款到发放只需要几秒钟,日均可以完成贷款1万笔,成为真正的“信贷工厂”。又如:蚂蚁金服的网商银行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解决了无抵押、无信用记录、无财务报表的电商平台小微商家的融资难题。

 

三、用户服务分层化


在科技金融模式下,客户能够突破时间和地域的约束,在互联网上寻找需要的资源,服务更直接,客户基础更广泛。不仅是传统客户,也包括了没有被传统金融服务到位的客户,例如小贷公司,其服务对象就是小微企业、城镇居民、农村贫困地区人群或高端客户的零散需求,而非传统银行的主要机构客户的主导需求,覆盖了部分传统金融业的金融服务盲区。

 

四、触发利润最大化


科技金融依托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众筹等科技手段,双方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自行完成信息甄别、匹配、定价和交易,无传统中介、无交易成本、无垄断利润,业务可以得到快速增长,利润成倍增加,稳居各行业之前列。与传统行业平均收益率比较,科技金融的平均收益率高达30%,而普通行业的收益率也就在3%-10%之间。

 

五、主体业态的多元化


包括互联网支付、物流金融、消费金融系统、区块链/互联网征信系统、众筹、信用贷款、消费贷款系统、电子交易等网络投顾系统、互联网保险、基金销售系统。显然,科技金融的涵盖面远远大于传统金融行业。

 

值得关注的是,在京津冀协调发展中,各方还必须把可能阻碍科技金融发展的问题进行关注和解决:

 

一、科技中心背后缺乏金融中心支撑,三地间科技金融合作基础和项目较少


目前,从三地科技中心情况看,除了北京中关村创新中心得到了首都良好的金融服务支持外,天津滨海新区的金融支持体系尚未形成,而河北省依然缺少完善的金融支持体系的形成条件。这就为三地开展科技创新活动提出了严峻挑战,区域金融辐射面积小,金融热点不一样,资金溢出量不同,难以有效带动技术、人才、资金和知识等内生经济增长要素的流动。

 

二、京津冀三地科技型中小企业风险系数存在较大差异,导致金融资源在京津冀三地发生偏转


从长远看,市场无形之手左右着资金流向,金融资源对不同风险系数的中小型科技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是不同的。简单说,对风险系数小的企业自然投向增多,而对风险系数大的企业就可能“隔岸观火”,这可能直接导致大量资金集中在北京、天津地区,或者河北省会石家庄地区,而对河北其他地区的科技创新企业的资金投入就越来越少,久而久之,形成了恶性循环。

 

三、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投入强度和投入结构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从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投入总额看,北京各种金融资源也较丰富,全国金融总部聚集,其科技金融投入资金主要以政府资金为主,占47%,外资投入也占有10%;天津是北方创新高地,科技金融投入缓慢增长,并一直以企业资金为主,占77%;河北省,产业结构单一,科技金融投入占GDP的比重一直没有超过1%,相对滞后,其科技金融也以企业资金为主,高居74%。所以,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投入结构和资金成分均存在较大不同,这就导致三地在金融诉求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四、各地方科技金融主体合作意识薄弱,三地间没有统一的金融合作机制

 

目前,京津冀缺乏对三地闲散资金的统合机制,科技投入多以政府主导资金为主,民间资本和企业资金较难进入实体经济,加之三地科技金融合作意识淡薄,地方政府还是以各自为政,即便有过一些金融创新合作,但金融政策多向本地倾斜,缺乏支持三地科技金融创新合作目标,更重要的是,三地金融部门之间联系松散,资源条块分割严重,尚未形成三地统一的合作引导机制,影响了科技金融支持三地经济发展的实际运作。

 

当然,存在问题和障碍,不等于我们可以停滞不前,更不等于京津冀无法协调发展。为此,我提出五点建议,抛砖引玉:

 

一、构建京津冀三地金融部门合作与协调机制,消灭政出多门的现象


不能只靠一个项目、一个金融产品、一个银行机构单打独斗式开拓市场,要跟随数字化的浪潮,京津冀三地必须尽快建立工作合作和关系协调机制,组建以各级政府、人民银行、地方商业银行为主体的科技金融工作协调机构,对三地科技金融协调发展进行资源配置,并形成以银行、证券和保险为主体的监管系统,有利于今后三地金融监管部门开展“自上而下”、“各个层面”协同管理与交流合作,实现三地科技金融风险预警体系建设,比如(1)探索金融创新产品与牌照身份监管方式;(2)探索金融技术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模式;(3)探索金融账户监管创新。

 

二、完善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相关政策和法律,依法经营,协调一致


完善的政策和法律体系是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发展的首要保障,明确三地在项目融资、产权融资、股权转让、三板上市、技术参股和管理层入股等方面的操作规定,保障知识产权的收益和分配比例,在法律和政策层面加快科技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为科技型中小企业各类融资渠道提供有力制度性保障,进一步推动三地的高科技成果与金融资源之间的有序转化,为京津冀三地科技创新和金融协调发展提供良好的政策和法律环境。

 

三、提升数据匹配准确度,一体化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


1.利用京津冀在电商、物流的海量数据,进行海关、税务、电力等外部数据进行匹配,提高非法集资风险监测和处置机制。


2.在风控模型开发方面,使用深度学习等新型AI模型,作为传统信用评分模型的补充。在欺诈风险防范方面,AI新型算法应该被应用到用户身份核实、交易监控、客户服务等环节中,形成了“黑名单库+核身平台+大数据模型+联动打击”欺诈防控体系。


3.在防止过度放贷和过度授信,定量化模型可识别高风险客户、无偿债能力客户、信贷资质差客户、多头借贷客户等,拒绝其准入,并基于客户的资产收入和负债情况合理授信,防范过度授信。


4.鼓励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和担保公司共同参与重大科技项目的风险管理工作,为科技创新提供融资、担保支持。


四、推动三地统一的科技金融服务新平台,有效治理各自为政的乱象


1.推动京津冀票据市场协同运行。京津冀票据交易中心成立,提供以小微企业商业承兑汇票为主、银行承兑汇票为辅的综合服务,增加贷款投放,构建高效协同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股权投资链,实现资金链、产业链、创新链“三链融合”。


2.推动京津冀产权交易所联合成立京津冀产权市场发展联盟,特别是北京和天津产权交易所应为京津冀互助联盟提供帮助,实现京津冀三地企业能够在交易所互挂,三地间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互通互认,推动统一的企业产权,技术产权,集体林权、矿权等京津冀要素市场一体化。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作为我国首家金融资产交易所也愿意出力,对京津冀三地的租赁资产、信贷资产、信托资产和银行不良资产提供全方位的交易服务,努力打造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也京津冀三地的金融资产交易做出新贡献。


3.设立三地科技型中小企业集合信托债权基金。按照政府引导、信托、风险资金、担保的结构化模式,采用“统一冠名、统一担保、分别负债、捆绑发债”模式,创新债权融资方式,开展中小企业集合信托债权基金。


4.发行三地专利权质押贷款。通过银行、评估、担保等机构的合作,积极帮助科技型企业盘活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运用专利权质押贷款贴息专项资金,补贴三地科技型中小企业以专利权质押方式向银行贷款所支付的利息。


五、充分利用科技金融创新技术,开启京津冀金融监管新篇章


开启京津冀监管新格局,建议国家层面在金融创新方面给予一定特殊政策,包括金融监管政策创新,金融机构产品创新,可以在京津冀地区先行先试,例如小贷行业试点,对资金杠杆率是否可以在京津冀地区先行先试,突破1.5倍率,到达3-5倍率,为小贷公司提供更多优质的资金,助力普惠金融在偏远和贫穷地区人群获得更好的金融服务。

 

同时,利用人工智能、自我学习程序、应用程序界面数据接口技术API、分布式账户技术(DLT)、云技术、生物识别技术、新加密技术,为京津冀科技金融监管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手段。

 

最后,我谨代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预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