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受邀参加2018年中国金融年度论坛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1日 点击:

2018年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今日在北京展览馆开幕,本届论坛以“新时代的中国金融业:改革开放与稳定发展”为主题,论坛邀请了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等一百余位金融业精英代表、专家、学者出席,共同为中国金融创新发展建言献策,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战略发展副总裁唐伟受邀参加了此次论坛。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表示,此次论坛传递出了金融行业很多重要的发展信号。当前,金融如何实现稳定发展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的重大课题。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工作都是事关我国金融行业发展的重大工作部署,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和创新,在实践中不折不扣地落地实施。

丁化美指出,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和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已经具备了统一和完善的市场交易规则、交易系统、信息披露、会员服务、服务标准、结算模式。在当前背景下,国家可以以上述两家机构为基础,把全国相关分散的市场连成网络,作为服务全国金融产品二级市场流转的重要基础设施,进而统一规则体系,统一基础设施,统一信息披露,统一账户体系,统一风控标准,致力于提高金融资产的流动性,服从服务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局,更好地实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

同期开幕的还有以“金融开放 金融改革 金融创新”为主题的第十四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金博会是国内目前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金融博览会,被誉为“中国金融创新风向标”。

会场传音


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金融科技应沿正确轨道发展


霍学文.png

谈到推动金融科技创新,霍学文表示,金融科技是由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前沿技术带动。对金融市场以及金融服务业供给产生重大影响。它是一系列新业务模式、新技术应用、新产品服务的组合。金融科技底层是科技,内容是金融,它必须服从金融监管的制度、规则,必须做好风险控制。整个金融业发展的历史实际上是与科技的发展历史尤其是信息技术的历史息息相关。金融科技也必将改变我们很多的金融行为、金融习惯。目前,我国小微金融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普惠金融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巨大的有效的推动。这一切都进一步推动了金融服务的广泛性、民主性、普惠性、便利性和高效性。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目前云基础设施端的整体设施服务已经成熟


王忠民.png

王忠民表示,“最近美国市场非金融场景的市值公司至少跌10%左右,而我们在境外上市非金融场景公司也在跌,最大跌幅达到了40%,这说明商业化场景这一端的攻城掠地已经到了中后期。但最近下跌的时候我们看到这样的逻辑,所有基于金融端口,如果在总业务占到一定比重下跌幅度少,因为这部分的支持力度强。”

 

王忠民认为,“过去云平台基础设施服务不足以监管、跟踪,不足以提供深度服务的时候,区块链才走偏了。如果今天这个云端足以支持区块链,区块链的金融逻辑、商业逻辑才会搭上祥云,随处降临。”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不要把市场的波动看成简单的市场周期


吴晓求.jpeg

吴晓求表示,金融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不要把市场的波动看成简单的市场周期。此外,吴晓求重点强调,金融在中国有三个基本趋势需要了解。


第一,金融创新仍然是中国金融发展的基本动力。不要妖魔化金融创新,中国金融创新的道路还很漫长,不要把所谓的金融风险归结为金融创新,金融创新本质是实体经济需要新的金融工具满足需要。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规模很大,人均GDP也接近9000美元,同时经济的市场程度也很高,在这种条件下,本质要求金融要进行持续不断的创新。

 

第二,金融结构性变化是金融未来重要的特征,在中国现在尤为突出。金融结构性的变革主要表现在资产结构上。未来要满足社会多元的资产管理需求,也要满足金融财富管理的转型。实际上金融资产,会逐步提升,这将大大改善中国的金融功能。也会日益满足我们对财务管理的需求,这是核心的制度发展,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的波动非常正常,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的过程中,特别是金融的市场过程中,市场的波动不要看得太重要。无论是人为的上涨还是下跌都不好,要更多地尊重市场规定。金融的结构性变革在未来是基本特征,要深刻理解。

 

第三,金融的国际化。中国进入国际化,这和中国的大国地位是相匹配的,也是我们作为大国的要求,国际化包含了非常重要的两个要点,一是人民币的国际化。另外是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我们的金融市场要逐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对现代化、法制化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因为一旦金融中心变成国际金融中心,对国家的法制水平要有大幅度的提高,社会透明度会有大幅度的提高,这对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具有重大的促进作用。

 

民生银行副行长李彬——监管不应直接干涉金融机构内部治理


李彬.jpg

李彬称,在全球金融治理中,应优化金融机构的内部治理与外部监管。在其看来,2008年的次贷危机爆发正是由于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在内部治理偏离和外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受利益的驱使而滥用金融创新的结果。


李彬认为,金融机构的内部治理是金融体系的微观基础,金融机构的内部治理直接关系到整个金融体系的健康和稳健,完善金融机构的内部公司治理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加强党的领导与完善公司治理相统一;二是建立短期和中长期相结合的考核目标;三是建立与公司发展目标和经济环境相适应的风险管理体制,完善公司和归类控制。

 

此外,金融机构的外部监管是金融体系稳定的基石,有效的监管制度应该具备三个特征:一是目标清晰,实现发展与监管职能分离,保持监管的独立性。二是统筹协调适应金融机构综合经营的发展趋势,在综合经营的背景下,金融风险有跨部门、跨领域、跨行业传染病放大的风险,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超出了单个领域监管部门的能力范围,因此由统一的机构从全局角度制定监管规则,统筹协调监管才能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三是方法得当,监管机构要区分内部治理和外部监管的边界,不直接干涉金融机构内部治理领域,同时对金融机构内部治理的政策、执行结果进行评估,并对实质性缺陷采取有效改进措施和手段。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M1增速持续下降,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屏幕快照 2018-11-01 2.25.21 PM.png

连平称,社会融资环境的变化需要更多关注,目前已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融资事实上收缩的趋势。

 

他指出,2018年以来,整个融资的增长速度看上去还比较平稳。但整个社会融资的规模前三季度的增量比去年减少了2万亿多。其次,尽管信贷今年的增速比去年有较为明显的上升,但强监管下,非信贷融资尤其银行表外融资回表,大约有2万亿左右规模,除去这部分融资之后,今年的信贷增速其实和去年差不多。

 

连平强调,问题更为重要的是,银行表外融资也出现了快速收缩。今年前三季度,信贷、委贷及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的等主要表外融资的数据,与去年相比净减少大约5万亿。融资的收缩,对实体经济必然带来影响。


连平还提到,今年M1增速持续下降,现在不到4%,属于历史长期以来较低水平。这对整个融资状况尤其是民营企业融资有不利影响。他建议,改善融资环境可通过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推动非信贷融资包括银行表外融资来实现。


会场.jpg


图:论坛现场

 


本文内容整理自金融界、新浪财经、网易新闻、搜狐新闻、北京商报网,内容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