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打通金融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新渠道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30日 点击:

由国务院国资委机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和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四届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价值创造论坛暨中美智能制造峰会,10月27日至28日在苏州举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受邀参加了此次论坛并以《打通金融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新渠道》为题进行了专题发言。

 

33.jpg

图: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

 

论坛发布了《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价值创造年度研究报告》,还举行了国家级智能装备制造业智库(苏州)启动仪式。中国证监会、国家工信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商务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国资委等机构、专家出席了本次论坛,上市公司负责人、先进制造业代表以及美国、德国等制造业企业代表,知名投资机构也应邀出席,数百家上市公司与智能制造领袖汇聚太湖东山论剑。

 

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价值创造论坛秘书长周永亮表示,今年以来,创业板、中小板块的制造业企业数量在增加,市值表现也不错。这些上市企业都是创新型智能制造和先进制造,说明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结构正在变化,开始出现向先进制造业过渡的一个状态。

 

论坛上,国务院国资委机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徐东华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进行了深入分析;工信部官员景晓波剖析了2018年中国制造业现状,展望了2019年趋势;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结合当前的政策和经济形势,就国有企业的改革与民营企业的成长,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和对未来的预判。


圆桌讨论.jpg

图:圆桌讨论环节

 

在圆桌讨论环节,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通过分析目前我国制造业发展和金融资源支持的数据,通过分析国内外知名制造业企业的发展路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丁化美总裁表示,金融的初心应该更多回归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本源上来,特别是要将更多的金融资源配置到价值创造的源头,也就是制造业的研发阶段,成为真正助力企业发展壮大的强大支撑。

 

同时,对于制造业而言要想获得长久的价值创造能力,需要聚焦主业,注重研发,加大自身投入,还要理解金融的逻辑,分析不同金融机构的价值投资偏好,寻找长期、便宜的资金以支持企业的发展,支持企业价值创造的过程。

 

他同时指出,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目前国家大力发展智能制造,重大装备制造等,都需要相应的金融资源导入,天金所愿意持续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不断创新产品、提升服务,为“中国制造”的目标实现贡献力量。


峰会现场.jpg

图:峰会现场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发言实录:


打通金融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新渠道


丹桂飘香之际,在名城苏州,与各位就制造业上市公司价值创造问题分享观点,交流思想,倍感荣幸畅快,在此,特别感谢主办方的邀请。


今天我主要站在金融服务的角度来谈谈对制造业价值创造的理解,希望给论坛提供一些来自金融机构视角。当前,制造业价值创造的关键在于打通金融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新渠道。我从以下三个方面表达这一观点:

 

第一个观点:从对整个制造业的理解来看,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制造业是产业的核心,没有制造业的发展产业就很难兴旺。但目前金融资源并没有向价值创造最大化的方向去配置。

 

我国社会融资方式主要分为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以直接融资为主。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比重为8:2,直接融资以资本市场为主。

 

从资本市场的统计结果来看,资金投向工业价值创造的情况比较乐观。截至今年6月30日,我国A股上市公司共计3333家,其中,制造业上市公司2121家,占比63.64%。在A股58.96万亿元的总市值中,制造业上市公司占比44.25%,总市值达到了26.09万亿元。

 

据2017年此论坛发布的《报告》数据来看, 2016年,A股制造业上市公司研发总支出达3125亿元,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研发支出的71.97%;2016年,A股制造业上市公司研发技术人员近159万人,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研发技术人员的46.54%。

 

但从以银行贷款为代表的主要金融资源分布来看并不乐观。从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的年度报告中,可以发现,工商银行2016年对制造业贷款1.414万亿元,占全部贷款比例从2015年的21.6%下降到20.4%。农业银行2016年对制造业贷款金额为1.225万亿元,相较2015年占全部贷款比例的25.4%下降到22.8%。中国银行2016年为1.632万亿元,占比16.37%,而2015年为1.684万亿元占比为18.43%。制造业贷款占比普遍均呈下降趋势,且趋势较为明显。

 

此外,报告还显示,制造业也是银行不良贷款较为集中的行业。以中国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为例,农行2016年年末不良贷款率为6.29%,而2015年为5.45%。工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5年的3.43%到2016年底的4.29%,增长近一个百分点。

 

除了国有商业银行外,股份制商业银行对制造业贷款也有明显下降趋势,而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不良贷款多发生在制造业。“主要受行业产能过剩、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等因素影响,部分制造业企业经营困难、资金紧张导致贷款违约所致。”说明制造业集中分布在生产和销售等产业链的中下端,而且在这个环节出现了由重复建设形成的产能过重。金融资源集中配置在支持制造业价值实现阶段,而不是价值创造阶段。

 

第二个观点:从制造业的产业链结构组成来看。一个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主要分为研发、生产、销售和消费四个阶段。在这四个阶段,按照波特尔的价值理论,研发是价值创造的源头,是从0到1的过程;生产是价值发现和放大的过程,是从1到N的过程;销售是价值流转的过程;消费是价值实现的过程。

 

今天,我们讨论制造业价值创造就是希望把更多的资金和人才集中在研发和以智能为代表的高端制造领域,制造业的价值创造更多是在产业链链条上端完成的,金融资源越向链条上端分布,价值创造越有潜力。

 

从专利统计数据上看,我们制造业企业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A股2862家可比上市公司研发支出规模合计为5236.94亿元,同比增长20.33%;专利数量82.03万件,同比增长22.09%。

 

但由于市场竞争环境,工业制造企业在实际投入上并理想,从证监会划分的行业门类看,制造业2227家可比公司2017年研发投入达3738.47亿元,同比增长19.87%,低于整体增速;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行业研发投入总规模低于30亿元,但增速居前;农、林、牧、渔业42家可比公司2017年研发总投入为7.94亿元,下滑20.68%。从银行贷款风险管理特点分析,银行贷款很难进入还没有形成价值变现产品的研发阶段。

 

从国际情况来看,一些市值较高的“价值创造明星企业”,加大研发阶段金融资源投入成为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保障,也为价值创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自2013年开始,通用电气陆续剥离大部分金融业务。其中,对金融业务的剥离于2015年达到顶峰,这也是造成通用电气虽然位居美国2016年度《财富》500第11位但亏损额(61.26亿美元)也位列第8位的根本原因(前十位大多数为化石能源类公司)。截止目前,通用电气已签约出售1800亿美元的金融资产,其中1560亿美元已完成。在历经2016年4月份申请后, 6月份GE Capital成为第一家被解除“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公司。

 

促使通用电气剥离金融业务的主要动因可能来自多方面,但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聚焦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航空、能源和医疗等基础工业设施业务,并通过其首创的“工业互联网”来不断优化制造流程、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通用电气更能够获取长期、稳定的产业利润,并迎合资本市场的需要。

 

第三个观点:国家提出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我们的政策、资金、人才需要打通渠道,重新配置。真正实现从MADE IN CHINA到CHINA MADE。

 

要实现制造业价值创造需要做许多方面工作,在金融领域同样如此。从目前情况来看,金融业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特别重要,因为金融支持制造业价值创造,不仅是因为金融是核心资源,更因为金融还是一种创造的机制,其可以为工业制造创造价值提供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

 

金融支持工业制造创造价值当前最要紧的是改善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创新以银行为代表的贷款模式,使之与先进制造业的需求相匹配,打通金融资源支持工业制造价值创造的渠道,让资金顺畅进入研发领域;二是激活多层次资本市场。

 

此外,金融资产交易所是国家多层次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秉持“直接融资,信用天下”的愿景不断通过产品升级、技术升级和服务提升满足不同客户群体的金融服务需求。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目前国家大力发展智能制造,重大装备制造,都需要相应的金融资源导入,天金所愿意持续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为“中国制造”的目标实现贡献力量。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