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天金视界 | 新格局新形势: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大有可为(下)

发布日期:2021年01月12日 点击:

1610416187617008905.jpeg

本文来源:南开金融硕士宏观行研


前言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杠杆攀升,加之供给侧改革推进,企业面临去杠杆、去产能等严峻挑战;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下,实体企业经营受到重挫。企业不良资产加速暴露,金融类不良贷款也加速浮现,这均为不良资产行业发展带来了空间。


昨天为大家带来的天金视界 | 新格局新形势: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大有可为(上),引起了热烈反响,今天继续为大家带来下篇,着重介绍不良资产证券化 ,重磅荐读,不容错过!


不良资产证券化

▍不良资产ABS试点不断扩容,但市场反应不佳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和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规模持续攀升,不良资产证券化成为银行处置不良的创新渠道。通过资产证券化,可以将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出表”,从而降低不良贷款率。自2016年2月,我国重启不良ABS试点,目前我国已启动三轮试点,试点机构扩展至40家,额度扩至2000亿元。

1610416234019035637.jpeg


然而,从前三批试点情况来看,不良ABS市场活跃度较低,投资者热情有待提升。2016年,6家试点银行先后发行14只不良ABS,总计发行156.10亿元,占发行试点额度的31.22%;截至2019年,18家试点银行先后发行96只不良ABS,累计发行587.90亿元,占发行试点额度的58.79%;截至2020年12月10日,40家试点机构累计发行规模 760.45亿元,占发行试点总额度的38.02%。

1610417454346093340.jpeg



▍投资主体有限及产品结构不稳定,不良ABS市场活跃度低


从发行结构和存量结构角度,不良资产ABS目前在债市仍然属于小众产品。2016-2019年,不良ABS发行规模少而稳定,发行占比连年下降。但2020年在第三轮试点大范围启动的背景下,发行规模和发行结构占比有较大提升。然而,从存量角度,截至2020年11月,市场上不良资产ABS存量规模760.45亿元,近五年在市场ABS总存量规模占比平稳,平均占比3.13%,在债市仍属于边缘产品。

1610417478464045000.jpeg


产品结构不稳定以及投资者范围受限是不良ABS发展受限的主要原因。首先,不同于一般的ABS偿债现金流主要来自企业的日常经营,不良ABS的偿债现金流来自于抵质押物的处置、担保人的追偿、借款人资产的处置等,因此现金流具有更高的不确定性。其次,不良资产ABS把资产打折之后的价值作为其基础资产价值,资产价值自身影响因素较多,因此也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此外,由于不良ABS试点主体受政府把控,部分专业机构,如地方AMC等无法进入,因此也难以迅速发展。


▍零售类不良ABS占主导,公司类不良ABS呈断崖式下跌


目前市场上的不良ABS分为公司类不良ABS和零售类ABS,其中零售类ABS又分为个贷抵押不良ABS以及信用卡不良ABS。

1610417508845022937.jpeg



近两年不良ABS以零售类为主,公司类发行量断崖式下跌。从2019年起,零售类不良ABS发行量已占据全部市场。一方面是公司类不良ABS通常涉及复杂的尽调及估值程序,且抵押物的处置回收受各地经济、政治和法律环境差异影响,导致其发行效率较低。另一方面,随着2017年4月第二轮试点开放,取消了个人贷款类不良资产不得批量转让的限制,为银行处置零售类不良资产开辟了新的渠道,因此零售类ABS逐渐占主导。

1610417534773045262.jpeg



由于第三轮试点扩容的机构的资产结构以对公资产为主,年初市场均预期2020年公司类不良ABS或将成为年内业务新的增长点,然而根据市场反应,今年公司类ABS依旧发展受限。零售类不良ABS仍为商业银行批量处置不良资产的主要渠道,发行量预计将持续增长。


▍信用卡不良ABS发展势头强劲,逐渐成为发债主力军


自2019年开始,个贷抵押不良ABS发行缩减,2020上半年,市场仅一单个贷抵押不良ABS。信用卡不良ABS发展势头强劲,去年开始已成为不良ABS的发债主力军。

1610417559617039238.png



个贷抵押不良ABS借款人为个人或个人经营的小微企业,抗变能力较弱,基础资产全部附抵押物(住宅或商铺),变现能力相对较强,且处置难度较低,整体预期回收率高,因此自2016年不良ABS试点重启以来,一直是主要的发展产品。然而受经济下行导致小微企业经营陷入困境以及房地产相关政策边际收紧的双重影响,2019年开始,个贷抵押不良ABS发行锐减。

1610417583108066933.png



而信用卡不良ABS具备极好的同质性和充足的历史数据,现金流的可预测性较强且较为平滑,有利于缓解发起机构与投资人信息不对称,解决尽调难度大和成本高的难题,建立体系化、标准化的定价机制,因此发展势头一直强劲,自2019年开始已成为不良ABS发债的主力军。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