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加快完善行业制度,助推消费养老高速发展

发布日期:2020年10月20日 点击:

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逐渐加深,人民群众的养老需求日益增长。

对此,我国早就启动建设养老金体系来面对诸多挑战。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改革和演变,我国已经建立起了一个覆盖范围广泛、多方主体参与的规模庞大、制度复杂的养老金体系。

该体系由三个层次构成:政府主导并负责管理的基本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通常由政府立法强制实施并承担最终责任,旨在给退休人员提供基本养老保障;政府倡导并由雇主单位自主建立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第二支柱”;个人养老金自愿参与的积累制养老金则为“第三支柱”。

然而,当前我国养老金的三大“支柱”发展并不均衡:基本养老保险“一枝独秀”,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发展进入瓶颈期,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尚未成形。“第一支柱”采取的现收现付模式易受人口老龄化的影响;“第二支柱”由参保企业主导,面临参保覆盖率较低等问题。相比之下,“第三支柱”可自愿参保、由市场主体运营、账户资金归个人,具有激励性强、透明度高、灵活性好等优点。

市场对三大支柱体系现状有个生动描述:第一支柱“一支独秀”,第二支柱是短期内“力有不逮”,而作为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制度建设则还是“一棵幼苗”。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曾表示,养老保险体系层次的增加实质上是从一个制度走向另一个制度体系,是结构性调整,也是责任分担机制与权利义务关系的重新调适。

由于第三支柱参保灵活,覆盖面较大,市场普遍给予了更高的认可,对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能够补充养老金缺口充满了信心。

全民参与的消费养

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计划,采取完全积累制,由个人自愿缴费,国家给予税收优惠,体现个人养老责任。制度目标有两个,一是为没有职业养老金的劳动者提供积累养老金的机会;二是为那些希望有更多老年收入的人提供更多的养老金积累渠道。

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承载了全国城乡居民共同参与的全民养老的历史责任,消费养老创新模式作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因覆盖面之广、涵盖人数之多,其意义重大而深远。

消费养老创新模式是由政府倡导和监管的、专家指导的、企业市场化运作的,根据消费资本论原理,消费者通过日常消费可获得消费资本利润作为收入,转化为养老金的新型养老保险机制。这是全国城乡居民都可以参与的全民养老、终生养老的保险体制和机制,是一种与市场完全对接的、充满内生活力的养老保险模式。

消费养老必须规范发展

由于消费养老作为新生事物,开始阶段缺乏科学和规范的管理,消费养老领域也出现了一些乱象,陷入传销、违法私募基金等泥潭,背离了“消费养老”的初衷。

2013年,打着消费养老旗号的上海家帝豪传销系列案在黄浦、虹口、宝山、闸北4家法院同时宣判。该案是上海有史以来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传销系列案,共计案件51起,涉及一家被告单位、79名被告人。

当前,国家监管机构、学术界、有社会责任感的市场参与主体已经达成共识,即,消费养老必须尽快规范,避免出现不正当的市场竞争,特别是要严厉打击以消费养老保险为幌子、以拉人头为目的的变相传销和非法集资行为。

对于还处在发展初期的消费养老而言,绝不能采取先野蛮生长再规范管理的发展方式,因为它关系到十几亿人民的切身利益。所以从一开始,消费养老就应该有一套健康的业务模式与健全的规范制度来为行业发展保驾护航。

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丁化美对此表示,无规矩不成方圆,只有设定统一监管规则和标准,摸清风险底数,底线思维,从根本上避免发展中的风险,才能迎来消费养老的新时代。

第三支柱制度体系应着重突出登记制度的重要意义,让规范的登记制度在消费养老体系中的发挥作用,推动促进行业更加健康、规范发展。

唯如此,才能确保顶层设计在具体执行时不偏差,让所有参与主体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规范地竞争,才能促使机构提供更好、更多、更稳健的服务,发挥其专业能力,从根源上限制资本逐利性导致参与机构铤而走险的冲动。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