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新金融观察丨丁化美:“非标”流动性需要专门市场提供错位服务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3日 点击:

屏幕快照 2019-10-23 上午10.49.56.png

这两年,受到金融严监管要求,各地金交所都在寻求业务转型。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看来,对于《认定规则》出台,交易所的对策是更加主动地为非标提供服务,满足他们的流动性需求,比如交易所一直在开展的PPP二级市场,不良金融资产市场,以及过去做过的政策性债转股资产的二级市场、另类资产的二级市场,都是交易所为金融机构提供的一种错位服务。


以下内容来自《新金融观察报》采访文章,原文标题为《标债规则落地 “非非标”告别舞台金融记者 盛长琳




世间再无“非非标”



2019年10月12日,央行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认定规则》明确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范围以及应符合的条件。

作为 “资管新规”的配套规定,被《认定规则》明确认定为“非标”的债权资产意味着将受到期限匹配、限额管理、集中度管理、信息披露等诸多监管要求。

最受关注的,是将市场上之前认定较为模糊的、被视作“非非标”的债权资产,如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等明确划入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列。

这也难怪,《认定规则》一出,当天资管圈里有人感叹“世间再无‘非非标’”。这个听上去有些绕口的名字,是特定历史的产物。由于过去银行业将“非标”用于绕开部分监管指标,因此“非标”受监管部门高度关注。因为本质上“非标”就是放贷形成的债权资产,且无流动性,与贷款并无本质区别。

当然,市场永远有绕开监管的动机。这一次,“非非标”应运而生。2016年,原银监会颁布《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预期年化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银行可以将信贷资产拿到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形成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这些产品不纳入“非标”,当然也不符合“标债”定义,因此便是“非非标”。

当然,除了银登信贷资产流转,“非非标”还包括理财直融工具、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等。不过,银登信贷资产流转占绝对比例。
  
“这次《认定规则》出台后,首当其冲的就是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债权融资计划等‘非非标’资产,对于未来银行理财等行业都将造成一定的影响。”联合评级分析师朱天昂表示。
  
对于银行理财来说,“非标”、“非非标”是理财产品提高收益的主要方法,如果没有这两种资产,银行理财收益率会与固收类公募基金接近,对客户的吸引力便会下降,销售难度加大。
  
“我们给投资者的产品基本上都是‘非标’,原本就受到严监管。所以影响并不是很大。”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业务人员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不过,有业内人士也表示,原本部分信托产品可通过银登中心挂牌变为“非非标”后对接银行理财资金,未来认定为‘非标’后可能会由于期限较长而无法满足“期限匹配”的要求而导致认购意愿的下降。
  

债权融资计划搁浅?


  
“受影响比较大的可能是金融资产交易所的一些产品,原本被认为是‘非非标’,这次可能会受一些影响。”前述信托从业人士表示。
  
该业务人员所说的,是北金所的债券融资计划。时间回到两年前。2017年6月,交易商协会发布文件关于同意《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债权融资计划业务指引》的通知,将债权融资计划作为银行间市场品种开展业务,由于交易商协会发行产品都被认为是标准化产品,再加上北金所与交易商协会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度让市场以为该债权融资计划有望“转正”。
  
这也彻底带火了北金所推出的“债权融资计划”,它是融资人向具备风险识别和承担能力的合格投资人,以非公开方式挂牌募集资金的债权性固定收益类产品,被市场称为北金所版的PPN。
  
该四个关键部分:一是主承销商机制;二是融资人范围适当下沉,即开放给没有达到发债门槛的融资主体;第三是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四是信息披露制度。
  
上市公司、房地产企业、地方融资平台都纷纷把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视为“融资神器”。“北辰实业拟发行债权融资计划额度不超过20亿”、“房地产另类融资样本:首创置业拟在北金所发行20亿元债权融资计划”、“中南建设拟在北金所发行不超过10亿元债权融资计划”……越来越多缺钱的企业开始涌入。
  
在当时,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究竟是“非标”还是“非非标”,是有一定争议的。有的地方监管局将其认定为“非非标”,从而导致当地银行理财资金成为该计划的大买主,但是更多的地方监管局则将其划入“非标”的行列。
  
今年上半年,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董事长王乃祥出席某论坛时,还为自家的债权融资计划做广告,“债权融资计划已经成为促进中小企业连接银行间市场的一个有效融资载体,进一步增强了银行间市场服务的普惠性和可及性。”而如今,债权融资计划被明确列入非标,受到更多监管,那么作为其重要资金来源的银行理财恐怕会三思而后行。
  
2011年,北金所与银行合作推出委托债权计划,推出当年交易总额突破上千亿元。2013年8月份出的8号文把委托债权投资规定为“非标”以后,规模开始萎缩,北金所转而寻求业务转型,推出了债权融资计划。
  
而如今,为北金所业务规模扩张立下汗马功劳的债权融资计划再一次被列入了“非标”,不知道接下来北金所将会如何突破?
  
这两年,受到金融严监管要求,各地金交所都在寻求业务转型。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看来,对于《认定规则》出台,交易所的对策是更加主动地为非标提供服务,满足他们的流动性需求,比如交易所一直在开展的PPP二级市场,不良金融资产市场,以及过去做过的政策性债转股资产的二级市场、另类资产的二级市场,都是交易所为金融机构提供的一种错位服务。


二维码.jpg

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