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热线(9:00-18:00)

恒生世界专访丨天金所总裁丁化美谈供应链金融新实践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28日 点击:

如果说互联网的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下半场则是产业互联网,随着互联网红利的逐渐消逝,互联网的风口再次回到了B端企业上,吹起了产业互联网之风。


很多互联网企业、传统实体企业、银行以及第三方平台等机构都纷纷主动加入或被动裹挟到产业互联网这场浪潮中,以期能抓住这样一个新风口或分得一杯羹。在产业互联网中,产业价值是关键,对农业、工业等企业来说,他们的机会来了,因为他们比互联网企业更懂产业价值。

屏幕快照 2019-01-24 下午1.59.26.png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丁化美接受新年第一期的《恒生世界》专访,与企业家一起探讨产业互联网。本文原载于《恒生世界》2019年第1期封面故事栏目,原文标题《供应链金融新实践——专访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内容稍作删节。



随着秒针划过2018年11月12日0时,一年一度的“购物盛会”暂告一段落。各大电商纷纷发来战报,天猫总交易额(GMV)2135亿元,京东下单金额1598亿元,苏宁全渠道订单量增长132%。


每年的“双十一”都是商家间一场没有硝烟的搏杀,用于提前备货的资金需求俨然是摆在商家面前的最大难题之一,多数商家破亿销售额的战绩更是对他们金融供应链条的考验。


如果说“双十一”是消费互联网对商家、平台等角色资金链条的考验,那么当互联网的触角已经渗透到农业、工业等第一、二产业中时,其背后的供应链金融又将如何解决数万家的中小微企业资金供需问题?如何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当这一系列问题摆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裁丁化美面前时,他给出的答案是“有产业才有金融,金融服务的目的是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支持和服务,助力企业的发展。天金所的初心便是服务中小企业,当下,我们也正在探索用一套创新的方式完善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践行我们最初的梦想。”



供应链金融风口渐起  


当互联网之风吹向实体产业时,供应链金融也迎来了发展的新机。丁化美总裁首先从源头上溯源了供应链的含义。供应链最早来源于彼得·德鲁克提出的“经济链”,而后经由迈克尔·波特发展成为“价值链”,最终演变为今天的“供应链”。


“其实,供应链并不复杂。当交易在两方之间进行时,就是点对点的交易;当有第三方参与时,就产生了链条。供应链的概念便是从扩大生产发展而来,并将企业的生产活动进行了前伸和后延。从金融的视角来看,供应链不仅仅是商品的流通,更是商品价值的交易。没有金融的支持,就没有供应链的深化发展。”丁化美说道。


2017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鼓励商业银行、供应链核心企业等建立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这一次,在互联网和政策东风的吹拂下,供应链金融又一次站在了风口上。


“在供应链金融服务上,银行具有天然的优势。”丁化美表示,“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德国和美国的供应链金融服务。”以德国电脑销售为例,一台电脑销售服务的背后包含了主机、电脑芯片、插口升级等数十家供应商的集成和跟踪服务。在德国,电脑销售不仅仅是卖电脑,更重要的是其背后提供的点对点、精准的、小而美的深度服务。“由电脑金融服务推演而来的,是银行捆绑式的租赁、代收代付、账务等系列服务,金融服务就是这样润物无声般渗透到产业中去,支持着产业的发展。”丁化美表示。


再以美国为例,美国有4万多家银行,每天也都在上演着银行业的优胜劣汰,美国银行服务的特点之一是,一家银行可能就服务10家企业,但他的服务包含财务、现金流销售捆绑等深度服务,在丁化美看来,这种伴随成长共生共享融合一体的深度服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供应链金融。


把视野拉回中国,“目前,国内银行正在大力推广供应链金融服务,也做得比较好,第一步是将从原材料、生产、制造、销售到消费终端的流程梳理清晰;第二步是把控企业每个账户节点的资金运行状况,形成风险闭环”。丁化美认为,尽管银行在供应链金融上有天然的优势,但也有局限性。由于多层级信用穿透难、核心企业准入门槛高、下游融资风险大、跨地区辐射半径减弱等多重因素叠加,银行信贷一直难以足够有效地覆盖处于供应链长尾端的中小微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有待解决。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中小企业数量约为37.6万户,占企业数量比例高达九成;但是,庞大的基数与融资现状形成鲜明对比,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国内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0.74万亿元,仅占银行贷款总余额的24.67%。


“显然,银行没有覆盖所有有融资需求的中小企业,我们在体量上难以与银行相比,但天金所的优势在适应中小微企业的创新需求,能解决小微企业的痛点,这恰恰给了天金所提供创新服务的机会”。


双保理机制,创新供应链金融服务  


“我们的双保理机制正是基于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痛点而研发的。”丁化美溯源了保理业务的发展历史,在简单、直接的易货贸易时代,金融没有土壤。当复杂、丰富的商品交易时代到来,由于信息和信用的不对称,出现了担保交易。为了满足商人扩大规模,追逐利益的欲望,于是出现了租赁、单向保理等供应链金融业务,继而出现了应收应付“双向保理”业务。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中国规模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3.7万亿元,余额占今年累计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26.3%,且过去5年占比逐年增加,从2013年末的9.3%增至2017年年末的11.6%。而应收账款、存货则是中小微企业的主要资产,也是供应链金融发展的土壤。市场预计,2020年我国供应链金融市场规模将达到27万亿元。


“广阔的应收应付账款市场是我们双保理业务产生的土壤,双保理对冲机制是在早期的担保交易、单保理基础之上衍生出的双保理业务,单保理解决的是供应链条上的“点”,而双保理解决供应链条上的“段”。其特点就是在不增加核心企业任何负担的情况下,解决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商,下游渠道销售商的资金融通问题,让商品的流通更顺畅、更高效。”丁化美简单介绍了“双保理”机制的主要特点。


他进一步解释道,现实中,核心企业往往不缺钱,缺钱的是那些具有活力的小微企业。双保理对冲机制定位于小微企业,通过设计交易产品,让小微企业和核心企业产生贸易交易,通过应收应付掉期业务实现资金的使用效率成倍提升,创造出一款高收益的产品,进而解决核心企业应收账款收益率低的问题。此外,还可以通过对冲机制解决应收应付账款形成的债权债务纠缠不清的问题。


双保理对冲机制主要为核心企业带来了五方面价值:


一是降低核心企业的负债,符合国家去杠杆的要求;二是改善企业应收账款结构,提高企业资金流动性,为核心企业提升了再融资能力;三是为核心企业提供了一个风险可控、收益较高的投资产品,增加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四是不增加企业任何成本,减轻企业负担;五是支持了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的发展,建立了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生态体系。



科技赋能产融新生态  


20年前,比尔·盖茨说:“我们需要银行业,但我们不再需要银行。”对于这句话的理解,丁化美认为,银行是供应链金融中的重要参与方,其产生的根源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信息的不对称,二是市场存在信用风险。


“在信息不对称这个问题上,互联网已经帮助我们找到了部分答案。互联网将世界变成了平的,实现了任何远距离点对点信息的传递。现在,区块链技术也将从根本上解决信用风险问题。”丁化美说道。


今年6月8日,天金所和恒生联合研发的全国首款区块链收益分享智能合约产品正式发布。丁化美表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身份识别、共识机制、不可篡改、去中心化、不依赖第三方的特点,让我们重塑商业流程,并基于供应链的智能合约部署在恒生开发的联盟链基础上,通过整个供应链条上链的方式,实现一旦预先定义的条件被触发,合约就会智能执行,对数字财产进行交换。利用数据可信化、确权自动化、合约智能化,从根本上使交易更简单。”


“这是一个无限开放的信息世界,打开网络,令人头晕目眩的丰富信息纷至沓来。对于入网的用户,世界从来没有如此开阔而又如此亲近。”这是上世纪80年初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所描写的景象。


30多年后,这一现象已变成现实。以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金融科技,正在敲开新的大门。“目前我们已经在两个场景落地区块链智能合约,未来将会有更多探索。”丁化美称。


采访当天,丁化美正在上海出席 “2018年第四届中国PPP融资论坛”,会上,由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授予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全国首家“PPP资产交易和管理平台”应邀参展并发布了英国PPP二级市场发展及对中国的借鉴研究报告,报告得到了各方的强烈关注。“无论是发布区块链智能合约产品、还是运营PPP资产交易和管理平台,天金所作为我国第一家金融资产交易机构,我们的初心从来没有改变,就是要提升资源的配置效率,不断挖掘信用交易的价值,构建更为完善金融生态平台,用最简单、最高效、最直接的方式让交易双方对接,实现交易,创造价值。”


与19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拥有超过49万家机构会员、480万个人注册投资者,为中小企业直接融资规模超过2.5万亿元……这是天金所9年来的成绩。“未来我们将一如既往,初心不变,服务企业,让金融回归本源,提升传统金融机构的资产流动性。同时,面向未来,我们希望将科技力量不断融入到金融服务中,将天金所的战略融入国家战略中,实现无缝对接,同频共振。”丁化美表示。

屏幕快照 2019-01-24 下午1.59.41.png

公司股东